留学生的国庆是怎么过的?看到第几个故事你哭了?

这个国庆你是怎么过的?

在国内的学生们自然是要么回家要么旅游要么天然宅,然后一边好吃好喝贴秋膘。

但国外的留学生们在没有国庆小长假的背景下,是怎么度过国庆的呢?

让我们跟着下面的视频来看一看。


首先,看国庆阅兵是必备的。


万众瞩目的祖国70周年生日,最隆重的阅兵仪式是每个海外留学生都不想错过的国庆档No.1。

看完阅兵,感概万千,祖国的强大每个人都有目共睹。

边看阅兵边怒刷一波自豪感:飞机再也不用飞两遍了

在澳洲,一位留学生记录下当地这一天高涨的爱国热情。

一大早就有喷气机在悉尼上空划出了70CHINA的字符,用自己的方式为祖国庆生。


甚至就连路边随便一家小店,上面都写着:内有70周年阅兵直播,欢迎大家观看。

吃不吃饭不要紧,能一起看阅兵仪式才是华侨和留学生们共通的桥梁。因为同根中国,所以激荡着同样的中国热血。

吃完饭再一起看一部电影。

说到国庆,当然少不了国庆档电影。

趁胸中激荡的情怀无处释放,去看一场浓浓中国情的《我和我的祖国》,直抒胸臆,荡气回肠。


电影院放眼望去,全是中国人。


连在场检票的老外都被震惊,问是什么电影这么牛?从早到晚每个场次都爆满,电影没开场就座无虚席。

电影结束,全场不约而同响起掌声。此时,除了鼓掌,再没有其它能够感怀的方式。


鼓掌动作虽简单,却处处是力量。

录视频的留学生表示,这真是他第一次看完电影遇上全场观众鼓掌的情况。这种自豪,难以言表。

这虽然是他第一次在电影院看爱国题材的电影,却十足被震撼到。

电影中再简单不过的画面,却总让人眼前一热。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句话此刻大概是对此最好的解释。

可能,只因自己是个中国人吧。


还有德国留学生自驾两小时开车到另一城市,只为看一场《我和我的祖国》。


也有这样一群留学生们,用唱国歌的方式欢度国庆。


他们就站立在教室座位前,全体起立,面色庄严地齐唱国歌。

那首从小学就开始唱起的国歌,直到这一刻,才真正明白它的寓意。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用我们的血肉,筑起我们新的长城!


国庆节当天阅兵式开始时,是北京时间上午10点
纽约时间晚上10点
洛杉矶时间晚上7点
伦敦时间凌晨3点
悉尼时间中午12点
东京时间上午11点
巴黎时间凌晨4点
……

这一天,纽约的帝国大厦亮起了红黄色灯
用五星红旗的颜色送来对中国的祝福


这一天,远在海外的留学生们也在想尽一切办法观看阅兵直播,用自己独特的方式为祖国庆生。

还在上课的他们打开图文滚动直播,一边听课记笔记,一边看着祖国的阅兵式。


油管阅兵直播的评论区,全是中国留学生自豪的声音。

这句“学成一定归来”,说出了多少留学生的心声。

在英国读研的留学生看完《我和我的祖国》后热泪盈眶,

“在国内的时候天天想着一定要出国读书,现在在国外每天都想赶紧回家。要马上出息了快点回家!…

我很幸运是中国人,终有一日,我要带着满身气力回到我阿中的怀抱!

远在海外的留学生们,出国后最想念的是祖国和家乡。

“学成一定归来”、“要出息了快点回家”、“终有一日要带着满身力气回到阿中怀抱”… …


归国和回家,是留学生们代代相传的不变梦想。


1950年8月28日,300多名乘客在美国旧金山港搭乘上“威尔逊总统号”远洋邮轮,这艘邮轮即将途径洛杉矶-夏威夷-横滨-马尼拉,在22天后到达太平洋另一端的目的地——


香港。


画家司徒乔和妻子冯伊湄带着简单的行李走进船舱,四年前,为了治疗丈夫的恶性肺病,二人不远万里来到美国求医。


就在疗程即将结束的时候,传来了一个令他们感慨万千的消息:据大夫说,再有一年,便可以完全治好了,但这已经是1949年的10月,新中国已经成立了。


冯伊湄的回忆录中,她这样写道:“乔再也不能等候了,我也不能等候了。我们从那天起开始准备回国。


到了威尔逊总统号船上,我们发现整船几乎都是中国游客,足足有280个。其中很多都是在美国任教多年的教授,还有刚通过毕业论文的各行各业青年专家们。


不用说,每个人都是经过长时间争取签证的斗争,才突破美国的重重阻挠,终于到达船上来的。


在寻找舱位搬运行李的嘈杂声中,乘客们彼此碰面时都会交换一个忍不住的微笑。回到新中国的同路人,相逢又何必曾相识呢。”


在船上的280多名中国乘客里,有120多位在美国学成归国的留学生。与此同时,像他们一样渴望归国的留学生,还有五千余人。


有人出国留学是为了学航空,当年日军轰炸南昌,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想要救国,我要航空救国啊。”


这个人就是后来的中国空气动力学专家:罗时钧。他也是当年和司徒乔夫妇一起乘坐威尔逊总统号归国的留学生之一。


当时刚刚获得加州理工大学航空系博士学位的罗时钧,只有27岁。


1949年,新中国成立两周后,新中国自然科学工作者协会专门给留学生发去了一封信,这封信刊载在《美洲华侨日报》上:


“对你,我当然希望你多学些东西回来,但这是对朋友对私心。对国家来说,你应该赶快回来,因为谁都有用,国家急需你们。”


看到这封信后,更多渴望归国的留学生不再犹豫。


1950年3月18日,《留美学生通讯》刊发了52位留学生联名的《给留美同学的一封公开信》。


牵头起草这封公开信的,是刚刚在密歇根大学取得核物理博士学位、后来成为中国“两弹元勋”之一的朱光亚。


“同学们,我们都是在中国长大的,现在中国需要我们,我们还不赶快回去,把自己的一技之长献给祖国的人民吗?


是的,我们该赶快回去了。”


当年朱光亚曾在西南联大做助教,同时又是昆明天祥中学的班主任,当他即将赴美留学,大家给他开欢送会时,很多学生提出了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


为什么非要去美国学习?


朱光亚这样回答:在科学技术方面,美国是最先进的,但学来的东西并不会为战争贩子服务。


从那时候开始,朱光亚心里就暗暗决定,将来学到先进的科学知识和技术后,要为祖国服务

建国初期,两千多名在世界各地求学的留学生满怀热情回到祖国。


在这条归国路上,他们历经艰难险阻,却从未动摇“学成必归,报效祖国”的赤子之心。


罗时钧、钱学森、朱光亚、赵忠尧、程开甲、杨振宁、谢希德……


许多闪亮的名字,都曾把对祖国的牵挂和憧憬,诚实地交付给纸笔。

离家,是为了更好地回来。不论身在何处,不论何时,中国留学生们从未摒弃学成归来报效祖国的信念。

赵忠尧在1980年代所写的《我的回忆》中曾这样写道:

我想,一个人一生能做出多少事情,很大程度上是时代决定的。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我们一直在为祖国兢兢业业地工作。

说老实话,做老实事,没有谋取私利,没有虚度光阴。

回想自己的一生,经历过许多坎坷,

唯一希望的就是祖国繁荣昌盛,科学发达。

我们自己已经尽了自己的力量,

尚需当今与后世无私但有为青年再接再厉,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