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人生更大的意义

“就这样工作一辈子,你觉得有意义吗?”

有人常常会问自己。

似乎他的工作就是起草公文、筹备会议等,没有修一条路、架一座桥,也没有改变哪个村庄的面貌,让不毛之地变得水草丰美、瓜果飘香。

当然,不可否认,远洋巨轮上的一颗螺丝钉、一滴润滑油也自有其贡献。

是不是到科研院所工作更有意义呢?

如果只是炮制论文、拼凑专著去评职称、报课题,即使工作给人以实现更高价值的空间,好像也浪费了。
人生的意义,该如何评价呢?
文学家不要以作品发表或获奖为最高目标,而是要写出启人心智、濯人灵魂、给人美的享受的佳作。不要张口什么“主义”,闭口什么“流派”,不要这个“技法”长,那个“结构”短,这个“意象”圆,那个“象征”扁,热衷“解构”别人,陶醉“解释”自己,作家应该以作品说话,并让自己的佳作更多一些更好一些。
科学家们,让自己的思想去接受全世界同行的检验吧,去进行专利的国际申请,去到国际学术期刊发表自己的研究成果,去将理论转化为实用技术,或者去开辟新的理论天地,立志推动人类进步吧。
但是,很多人并不在自己的责任田里寻求更大的意义。并不去晨兴理荒秽,期盼多收三五斗,而是宁可荒了自己的田,也要去种邻居的一亩三分地。

我国古代有个冷笑话,说的是有一个和尚愁眉不展而又不无得意地向朋友大倒苦水,诉说自己每天要与多少达官贵人见面,要外出主持多少法事,要与多少高僧讲经谈法,要开解多少善男信女,真是苦不堪言,偏又身不由己、无可奈何。朋友于是故作懵懂地说:“那你为什么不‘出家’呢?”仿佛忘了和尚本就是或者本应是远离世俗的出家人。

古今中外,人们对生命义的认识是不同的。

有“生当封侯,死当庙食”,有“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有“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也有“让生如夏花之绚烂,让死如秋叶之静美”,无论多么有气魄,说到底,说的都是一个人对于自身的意义,先不管是不是好高骛远,唱了高调做不做得到,至少“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能够追求自身以外的人生价值,境界总是要高一点。
历史的长河流淌了两千年,人们早知道了虹吸与红外线,但还是有极少数功成名就的专家能人和普通人一样勘不破滚滚红尘。希望他们不要再到处炫耀自己掌握了多少项目经费,有多少社会兼职,又和谁很熟了,不要去和影视明星比关注度,对事业和人生有一点更高的追求吧。
艺术上也要如此,就像美术大师李可染曾说过的:“艺术创作是无鞍骑野马、赤手抓毒蛇,是狮子搏大象,艺术要以生命去换得,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用最大的勇气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把历史向前推进一步。”
让尼采的呼吁在我们耳畔回响:“我请求你:莫抛弃你灵魂里的英雄吧!”

来源/经济日报(作者甘正气)


监制/姜帆  主编/王玥

编辑/徐晓燕

往事清零

未来可期

这是2020

我跟你说的第332个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