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年轻人不讲武德,居然已经靠「耗子尾汁」发 SCI 了?

本文作者:我演戈多


「刚才有个朋友问我,马老师,发生甚么事了?」

「我大意了,没有闪。」

「年轻人不讲武德,来,骗,来偷袭,我 69 岁的老同志,这好吗?这不好。」

「我劝这两位年轻人,耗子尾汁。」

如果要问这两周中文网络上最流行的语句是什么?答案必然是上面这段浑元形意太极拳掌门人马保国的经典语录。


Bilibili 视频截图

当全网玩「耗子尾汁」梗时,有细心的小朋友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耗子尾汁」到底存不存在?

对于从大学阶段就开始接触各种实验动物的医生们来说,大白鼠、小白鼠们简直浑身是宝,从毛发、皮肤,到心肝脾肺,甚至各种排泄物,都是我们重要的研究对象。尾巴,自然也是。

耗子尾汁不仅存在,甚至是我们生物实验中必不可少的实验材料和实验对象。有不少人靠「耗子尾汁」发了 CNS 和顶刊。没有「耗子尾汁」,很多课题可能都没办法开展。

今天就让我们来盘点一下「耗子尾汁」的四种用法。

鼠尾胶原蛋白

不少人首先联想到的估计都是「鼠尾胶原蛋白」。


图源:Corning

干细胞、血管内皮细胞等多种「难伺候」的细胞,以及一些组织在体外培养时,需要在模拟体内环境的细胞外基质中生长,胶原蛋白和纤粘蛋白正是细胞外基质的主要组成部分,富含 1 型胶原蛋白大鼠尾部也成了实验室用胶原蛋白的最主要来源。


图源:OpenStax Biology


中性状态的胶原蛋白应该是吹弹可破的胶质,为了方便进行实验,厂家们往往会在鼠尾胶原蛋白中加入一定量的乙酸,以让其维持液体状态,算是名副其实的「耗子尾汁」。

大量生物学研究都使用了这种「耗子尾汁」,其中不乏 CNS 等顶级期刊。

使用鼠尾胶原蛋白的 Nature 系列论文

(图源:Nature

此外,为了模拟细胞(如癌细胞)在细胞外基质中的迁移,或者模拟纤维细胞等细胞对细胞外基质的降解、生成、机械属性的调节作用,在实验过程中,往往还需要让「耗子尾汁」凝固成「耗子尾胶」进行操作。

鼠尾 DNA

除了从整条鼠尾中提取的鼠尾胶原蛋白,老鼠的尾巴尖也是制备「耗子尾汁」的好材料。


图源:Indiana University

这类「耗子尾汁」通常用来鉴别耗子的基因型,对于转基因小鼠而言,如果无法通过毛色来分辨动物的基因型,往往会选用经典的 PCR 法。


通过蛋白酶 K 裂解,「剪尾、加碱、加热」三连的方法都能制备一管(香喷喷)的「耗子尾汁」,从而获取遗传信息。


图源:PubMed

鼠尾取血

剪下几毫米小鼠尾巴、在小鼠尾静脉上划一道小口、用注射器抽取的操作都可以得到这种鲜红的「耗子尾汁」。

它可以用于监测小鼠血液成分的变化,确认小鼠是否患上了糖尿病或者某些治疗能够改变小鼠的血糖等。

比起心脏和眼部取血,实验用鼠尾尖取血的取血量较小,但取血之后,小鼠还能继续下一步建模或者实验,完全没有性命之忧。

图源:弗吉尼亚理工

鼠尾伤口 / 流血模型取样

除了为提供实验耗材与实验动物的遗传与血液信息,耗子尾本身也是建模对象。


图源:PubMed

2004,来自韩国的学者就发现在鼠尾上的伤口愈合较慢,可以部分模拟人类糖尿病病足中伤口愈后缓慢的情况 [1]

大小鼠的「耗子尾汁」模型是也简单易行的大出血模型。

图源:JAMA surgery

2015 年,医学顶刊 JAMA 旗下的 JAMA surgery 就把大鼠尾部模型作为四种主流大出血模型之一,进行了详细的研究 [2]

小鼠尾部流血模型与大鼠尾部流血模型大同小异。

图源:参考文献 3

操作者会在小鼠麻醉后没有闪的时候,剪掉一段耗子的尾巴。在用药后,任其在 37 度的生理盐水中流淌,并记录流血的时长,作为实验结果与对照组比较。


除了止血速度,流血量也是该模型的重要评估指标,检测流血量就是通过离心管中的「耗子尾汁」实现的。

新西伯利亚的实验动物纪念碑,一只老鼠正在编制 DNA(源:Wikipedia)

最后,调侃归调侃,「耗子尾汁」的获取牺牲了大量实验动物的生命,也有着数以亿计的实验动物正在「代替」人类经受着疾病的折磨。

我们应该铭记它们为人类科学进步所作出的贡献,也应该尽最大的努力用「耗子尾汁」做出对得起它们价值的研究。(策划:Ivan、gyouza)

封面来源:bilibili 视频截图

参考文献:

1.Falanga, V., et al., Full-thickness wounding of the mouse tail as a model for delayed wound healing: accelerated wound closure in Smad3 knock-out mice. Wound repair and regeneration : official publication of the Wound Healing Society [and] the European Tissue Repair Society, 2004. 12(3): p. 320-326.

2.Morgan, C.E., et al.,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4 Different Rat Models of Uncontrolled Hemorrhage. JAMA Surgery, 2015. 150(4): p. 316-324.

3.Liu, Y., et al., Standardizing a simpler, more sensitive and accurate tail bleeding assay in mice. World J Exp Med, 2012. 2(2): p. 30-6.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生物学霸(ID:ShengWuXueBa)。生物学霸是丁香园旗下科研资讯平台,生医领域头部大号。最新科研资讯+满满科研干货,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