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最强绿茶林有有惹众怒被扒,牵扯出背后情妇小三专业生产链…

大家发现没?几乎每一部爆红的国产时装剧里,都有一位能激起大众愤怒情绪的小三角色。


前有艾莉、凌玲,最近,刚刚崛起的林有有,在影视剧小三界有点后来居上的势头。
渣男贱女类的角色总是能引发大众话题,气不过第三者破坏别人感情、家庭,更气不过有了家庭还搞婚外情,违背婚姻的契约精神。
该骂、该骂。
骂渣男渣女,人们同仇敌忾,可即便如此,小三也永远不会消失。
日本有个社会学数据调查显示,在日本单身女性中有24.4%的人,曾当过小三,日本单身男性也有20.9%的做过小三。

虽说数据当中的一些人,在和对方交往的开始并不知道对方有家庭这件事,但看到这个个数据之后,还是会惊一下下…
虽然但是,也不用马上怀疑自己怀疑身边人,毕竟这份数据统计是基于日本社会做出的结论,而不是咱们国家。
在日本,小三不但多,还训练有素高度职业化。
日本为什么会小三这么含量高?
日本“副業愛人”“プチ愛人”盛行
小三成为了“职业”
“小三”啊,“情妇”呀,这类词总归是不好听的,但男女双方为钱为色的欲望嗷嗷待哺,怎么办呢?
为了将这一上不得台面的关系口头合法化,于是日本的“爸爸活动”「パパ活」日渐兴起。
什么是“爸爸活动”「パパ活」呢?
「パパ活」发起初期,目的就相当暧昧,活动主张男女双方自愿发起“只吃饭”“只约会”的关系,而且还给有心的女孩一个体面的理由进行:
”抱着好奇心的感觉相处“ 、“想看看大人的世界”、“从年长的男性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不仅能磨练人,还能得到钱!”
网络的发达,让人和人的相遇更加容易,以女大学生和OL等业余女性为点中心,「パパ活」用社交APP构建起与富裕阶层男性吃饭或约会的桥梁。
无论责形式如何花哨,大多数人就是求钱,相比之下,有没有觉得凌玲这类小三都相对顺眼了。
把欲望包装了下,假借正常社交的幌子,在旁人看来和这种行为卖淫没什么区别,但双方本人却以情妇的身份进行交易。
插播一段带声gif:终于你做了别人的小三,而我知道那不是因为爱。

假装是出于好奇和增长世面,换汤不换药的做着不合法的事情。

有了需求,有了市场,「パパ活」继续发展,市场机制越来越健全,日本“小三”需求缺口,有了越来越细分的匹配。
中山美里在未成年时曾有过援助交际经验,对从事色情工作的女性进行采访时,她对“副业情人”进行了采访。
没错,做”小三”还分“月极情人”和“按次付费情人”,也就是长期的和临时的…“副業愛人”是短期小三,“プチ愛人”是长期小三。
拿被小三的王漫妮来说,对于梁正贤来说王漫妮更像是一位“プチ愛人”(长期小三),他给漫妮租车组房,而不是买车买房,而租总有一个截至的时间。

梁正贤的的确确带给王漫妮更高级的生活体验,而这些体验会随着梁正贤不再为她续租,不再维持关系而消散


再说前段时间,日媒曝女星佐佐木希的老公渡部建出轨多人,这消息一爆出大家马上开始心疼佐佐木希。
佐佐木希在29岁时嫁给了大她15岁的渡部建,本以为渡部建会好好珍惜佐佐木希,不料两人结婚仅3年,渡部建就被曝出轨多人。
据悉渡部建在这些出轨对象中还有固定的约会对象,在每次约完之后还会给对方1万元日币(约人民币660元)作为报酬。
其中有一名出轨对象是公司普通女职员,该女职员透露渡部建在婚后还与自己密会,而且在厕所偷吃共计30多次。
每次只给1万元日币,还次次都在厕所进行,这位公司普通女职员,其实就是日本社会“ 副業愛人”的典型。
人前是普通上班族,背后做援交赚钱,挽救日益高涨的消费欲望。
日本小三多,是哪里出问题了吗?
日本社会阶级固化
与膨胀的物欲的冲突
市场无时无刻不再散发致命吸引力,旅行、购物、吃饭等等各方面的花费,让很多人忍不住沉浸在优越的生活中。


可许多年轻人的自身能力无法满足需求,于是开始向外张望。
试想下,如果王漫妮放弃道德底线,梁正贤所说的“你们一南一北,互不干涉”的情妇关系也就成立了。
不过好在,王漫妮虽然爱过上流的生活,但还是守住了底线

再说回日本,据调查日本2016年,20多岁女性的平均年收入为254万日元(约16.7人民币),而到了20多岁的后半段则达到了331万日元(约22万人民币)。
也就是说,月收入约为20万日元左右,到了20多岁的时候,月收入将达到27万日元(rikunabi调查)。
收入有限,但欲望无限,日本女性做兼职小三的月收入大约有人民币1.2W。


于是部分人开始转入兼职风俗店、酒水行业、”爸爸怀抱“什么的,日本社会对风俗店看法很开放,不少艺人都公开承认曾光顾风俗店。
倒是”爸爸活动“看起来又当又立。
以出卖身体换取钱财,被反噬也经常的。
比如日本爆出的”女性が狙われる「パパ活詐欺」“案件也不少,也就是出现了不少诈骗团伙,他们把目光锁定在想要寻求金主爸爸的女性身上。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老在道德底线的边缘试探,哪有不惹火上身的呢?

除了满足物质上的虚荣心,还有心理上的认同感,还有一些人仅仅是想认证个人魅力而做了小三…
日剧《这个恋爱有罪吗》片段,小三表面上拒绝,其实在逼男的做选择。
不管理由多么冠冕堂皇,做小三就是不道德,洗不白。
关于日本的小三市场化现象,就先说到这~
最近,羊在网上看到好多人在用拖孩“打”林有有泄愤。

上一个让观众这么恨的角色,还是凌玲呢。
想想林有有这个小三什么都没有,凌玲至少可以给到陈俊生心灵熨帖,有网友说林有有的年轻就是武器,对于这句话羊表示认同。


年轻大好年华,真应该用在对的地方,林有有破坏别人家庭难道真的是因为真爱吗?
未必,很有至少可能另一种形式的“副業愛人”or“プチ愛人”。

羊在网上看剧透发现,因为林有有的劝说,许幻山执意继续生产存放危险性很高的蓝色烟花,而导致生产线被炸。
公司出了大麻烦,搞不好许幻山还有牢狱之灾,这回林有有还会继续和许幻山在一起吗?咱们一起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