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效大片《征途》线上播出背后:未来会有更多电影效仿吗?

7月27日,电影《征途》片方发布了一组物料,披露该片“上线72小时,片方收入破4262万元”。

娱理工作室独家了解,此次《征途》片方与线上独播平台爱奇艺之间的分账模式是扣除介质手续费后五五分成。由此可以大致推测,《征途》目前的票房已经破亿。

截图自电影《征途》官博

《征途》是继《肥龙过江》《我们永不言弃》《春潮》《婚姻故事》后,爱奇艺第五部以单片付费方式发行的院线电影。院线电影转网现象在今年疫情期间并不少见,但《征途》是最特殊的一部——它投资额高达近三亿元,特效占全片80%,这样一部视效大片选择在网络平台首播,具有很强的试水意义,也会成为今后更多片方的参考对象。

院/网发行早已不是新鲜话题,而这一次的《征途》,能成功杀出一条新的电影发行之路吗?国内外都在探索的PVOD模式,会为电影打开一个怎样的未来?

院转网:双方压力都很大

拍《征途》的想法诞生于2015年——IP最炙手可热的年代。那一年,游戏《征途》已经陪伴玩家走过了十年时间。

2016年的上海电影节上,新成立的巨人影业发布了电影《征途》的概念海报。就在那几天,同样由游戏改编的电影《魔兽》在国内上映首日票房狂揽3亿元,5天破10亿元,似乎也让人看到影游联动的市场潜能。

电影《征途》海报

电影《征途》由星晧、巨人、阿里三家主投,因为特效量庞大,实打实做了四年。到了今年,尽管撞上疫情,片方也决定如期上映,因为电影是游戏十五周年庆计划的一部分,前期已经准备了大量联动资源。过了今年,十五周年的意义就不复存在了。

“我们一直跟星晧有紧密的合作关系,《征途》的网络版权购买合约其实去年就已经签了。到了今年五六月份,他们一直在安排上映动作,但影院的开门时间晚于大家的预期了,所以我们就开始探讨有没有线上播放的可能。”爱奇艺电影中心总经理宋佳表示。

巨人影业总裁@张阿牧 微博发长文讲述《征途》幕后的故事

7月13日,《征途》官宣将于24日在爱奇艺独播上线,之后又宣布中国大陆以外地区将在Netflix同步上线。

然后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仅仅三天后,电影局就发文允许全国电影院从20日起陆续复工。



影院复工消息传来后的相关热搜


又经过一些波折,最终《征途》还是于24日准时在线上与广大玩家和观众见面了。

宋佳称,《征途》对于片方和爱奇艺双方的心理压力都很大。压力大有两方面原因:一是这部电影体量太大了,投资三个亿,光是那一只虎獒做下来就花了八百万元;二是电影特效太多了,放在小屏幕上看,会不会觉得可惜。

爱奇艺为《征途》重新做了杜比视界、杜比全景声、4K、60帧等格式,争取让用户在硬件条件允许的范围内获得最佳视听效果。此前爱奇艺为了防盗版,有的付费影片只能在手机上看,遭到一些用户吐槽,而这次《征途》则请来第三方公司升级了“视频指纹监测技术”,一旦有盗版,就能通过独特的水印追踪到IP地址。

拓展了介质后,此次《征途》的50%预售都来自电视端。

电影《征途》剧照,刘宪华、何润东等

定价与分账模式

《征途》的单片定价相比以往不算便宜,除1.2元的秒杀价以外,正常价格是会员12元,非会员24元。付费点播时间是两个月,两个月后会转为一般会员版权模式。

片方与爱奇艺之间的分账模式是五五对半分。如果票房特别好、达到某个界线的话,会给片方更高一点的分成比例。

与院线片做票补不同,《征途》是按实际成交价算,比如1块2卖多少张就是1.2乘以多少。有些渠道要收手续费,比如苹果手机对各APP消费都要求30%的抽成,那这笔消费就扣除30%后再平分。

宋佳透露,之前的单片付费电影,爱奇艺都是覆盖了80%甚至100%的制片成本,成本回收压力转嫁到了平台身上。但《征途》实在覆盖不起,所以就由片方和平台风险共担,一起使劲,双方目标都是尽量让更多人来看这部电影。

电影《征途》剧照,刘宪华、何润东

“我们知道(单片付费)6块钱是不会长久的,但定多少钱合适我们也不知道,所以综合多方数据做过研究和测算。

比如上院线的电影,制作+宣发+版权收益对比整个票房收益肯定是有亏有赚的。赚的那些电影里,体量特别大、我们吃不下的除去,剩下那些综合来看,定一个什么价格能让片方的收益差不多跟院线持平,同时也考虑到用户对价格的敏感度,最终算出来大约是在15、20元左右。

《征途》是在爱奇艺独播,未来这样的大体量项目我们可能会和其他平台一起播,那就还需要大家达成一致。”

也就是说,未来网播和院线电影的投资回报率是会趋于一致的。

《征途》在开播前的预售情况跟平台方的预期是基本相符的。

“我们本身没有期待预售的时候就收回好几千万。我们想先试水,先逐渐把大家的意识给培养起来,看看到底我们的产品模式走不走得通。短期内这种线上发行模式没法说是亏还是盈,之前几部电影的效果、收入都是超出我们预期的,尤其是《春潮》。”

电影《春潮》《征途》爱奇艺独播海报

院网之“争”

“(院线和网络)不是竞争关系”,宋佳说,“中间过程肯定会彼此磨合的,这个过程是必须经历的,但是经历过后肯定是对行业更好的。

线上播出我觉得是把路拓宽了一些,不会对原来的院线片有影响。有些电影是适合上院线的,但从整个市场容量来说,不太能找准自己的位置,而网络在时间和空间上相对灵活。

像《爱尔兰人》,片长三小时,可能很多影院不太愿意排,而网络没有这样的限制。还有一些节奏更快、更爽、更直接的电影,包括像日本的那种剧场版电影,是不是会适合网络?”

电影《爱尔兰人》《行骗天下·公主篇》(剧场版)海报

在目前正在举办的上海电影节上,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谈到了对线上播出的看法。王长田提议,应缩短上线的窗口期,一个月有点长了;允许一部分获得发行许可证的电影先在线上播出,否则一年生产八九百部电影,大部分都上不了院线;最后是,将网络播出的电影分账收入,也纳入专资办的票房统计系统。

对于第一个窗口期的问题,宋佳表示跟影片量级有关,小体量电影可能本身就是多渠道发行,大体量电影最短可以做到两三周。今后院网同步发行也不是没有可能。窗口期是多少,由片方在院线和网络平台之间协商,平台不直接和院线对接。

今年因为疫情而积压的国产片或达到200部。影院复工后,考虑到上座率限制、档期分布等因素,中小体量的电影生存空间有限,或许可以考虑尝试网络发行。


“影院复工第一片”《第一次的离别》7月20日前后的海报,这是一部中小体量的文艺电影

关于数据公开透明化,宋佳也认为,未来通过网络发行的电影,会像现在的网络电影一样,实时公开分账票房等数据。

对于一部电影的投资方来说,走院线还是走网络,最关心的一个问题或许是:能回本吗?网络平台现在以及未来最多能吃下多大体量的片子,以及倒推回来制片成本控制在多少会比较“安全”?

“我们不是很想现在就固定一个安全成本,因为现在是大家一起去开创的时候,短期内平台愿意去多承担一些风险和压力。等到慢慢地跟院线电影、网络电影一样,整个规律大家看得相对清楚了,到时候片方就会自己来算了,一个什么样的成本是可以吃得下的。

比如《征途》里面有怪兽,喜欢看怪兽片的人群有多少人,我们可以有一个大数据统计,或者几年后片子做完的时候根据我们的经验能拓展到多少人,根据剧本预期,或者一些主创人员的转化率能达到多少,里面某个元素能不能把圈外的人吸引过来,是可以推算的。”

电影《征途》中的怪兽 

PVOD的未来

像《征途》这样在“超级影院”线上发行的电影,其实就是国外常提的“PVOD”(Premium Video On Demand,高端付费点播)模式。这种发行模式先在欧美国家兴起,可以做到更短的窗口期,甚至院网同步,付费方式有单点租赁和会员观看两种。

今年因为疫情缘故,PVOD模式更加盛行。例如环球将《魔发精灵2》通过PVOD模式发行,前三周分账收入7700万美元,比第一部在院线上映五个月赚得还多;按80%分账比例算,意味着其总票房接近1亿美元。

《魔发精灵2》的租赁价格是48小时20美元,大约是影院单人票价的两倍,也远超目前国内观众能接受的价格,这与美国成熟的家庭消费习惯等有关。而国内随着知识产权保护的完善、付费习惯的养成、作品质量的提升、产品技术的加强,网络发行免不了要来分院线一杯羹。 


7月29日外媒最新消息,环球影业已与AMC院线和解,将窗口期从三个月左右缩短至17天,这将进一步改写美国电影发行格局。

电影《魔发精灵2》海报

宋佳表示,未来不排除头部网络电影也进入“超级影院”的可能。那么是走单片付费分账,还是版权采购模式,亦或者两种混合,都会根据每个具体项目而定。

她畅想了一下国内PVOD模式的未来:

一是希望能形成排片的概念,让观众知道今天有什么片在院线上,有什么片在网络上;

二是可以做成类似迷雾剧场的影厅模式,比如用户订阅一个喜剧影厅,就能一直看到最新的喜剧电影;

三是增强社交功能,比如你想请朋友一起看电影,你们五个人就可以发起一个包场,屏幕会变为子母屏的形式,大家可以一起边看边交流,不想交流也可以关掉。就像前些天法国的一个影院概念设计,把观众席改为一个个包厢,每个包厢里可以自由说话、点餐,就类似把这种社交互动功能搬到线上;

法国新型影院,图源网络

四是线上发行的电影会形成一系列新的发行、营销方法论,是有别于传统院线宣发策略的。比如《征途》一开始准备的物料都是适合做成展架在影院陈列的,后来都改成了适合网络传播的动态海报等,有针对性地对用户做push。比如以刘宪华为主角的预告片会被推送给《向往的生活》观众,三大怪兽动态海报会被推送给怪兽片爱好者等。

截图自微博巨人影业总裁@张阿牧

“视频平台不单是一个播出平台,而是像院线一样的一个发行平台,不是上院线才有赌梦想的可能性,上网络也有赌梦想的可能性。

未来我们希望PVOD模式能有一个标准线,像打上电影节logo的感觉一样,只要带上这个标签,就是一个品质认证,对于片方和用户来说都能获得一种荣誉感或安全感。这是我们希望能跟现在的电影做出的区别。”

喜欢这篇文章就点个“在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