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美国所有排外政策的交集点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世界说
ID:globusnews
“2020真的是赛博朋克的一年。”我和公司的英国经理开视频会议的时候吐槽说。
彼时已是七月中旬,距离我三月中旬开始居家隔离,已经过去了四个月。
在疫情肆虐,经济下行的今天,还能继续在家工作可以说是天赐的恩宠。眼看着别的州上演如火如荼的复工大游行,失业率裹挟着确诊数如坐了火箭一样向上窜个不停,加州州长能坚持做正确的事,没有屈从于特朗普要求尽快复工的压力,我简直想投他做下任总统。
但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再持续多久。

驱逐出境大礼包


近期中美交恶加剧,作为一个来自“国防七子院校”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专业毕业的中国实习生,我成了特朗普政府所有排外仇华政策的交集点。
五月以来,非裔人士弗洛伊德因警察暴力殒命引发的全美抗议游行以及个别城市的打砸抢烧,引发美国政界对新冠疫情经济凋敝失业率飙升的情况下本国社会稳定的担忧。众议院和参议院保守派议员提出暂停或取消签发H1b工作签证及学生实习议案,作出保护美国毕业生就业的姿态,试图减少社会不稳定因素,为特朗普政府加分。
● 作者家附近满是涂鸦的商店保护墙 / 世界说
我所从事的实习工作,英文全称是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OPT),即选择性实习,是国际学生毕业后能留在美国工作的重要签证,也是硅谷,纽约各大公司高新技术人才的重要来源。我属于的STEM专业,实习期可以长达三年。
我早前曾规划利用三年实习期申请H1B工作签证留美工作。可现在,我头上悬着参众两院排外议案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面又是美国府院的仇华言论,比如国土安全部长查得·沃尔夫声称有中国学生滥用OPT和签证项目在美国学习和工作,保守派议员科顿甚至提出“安全校园法案”,要求取消中国留学生OPT,禁止他们在美学习STEM专业,以防知识被窃回中国。他原话意思是“读莎士比亚和汉密尔顿可以,学量子计算不行。”
种种压力下,我开始准备对自己的职业生涯乃至个人生活做重新规划了。
但这还不是最糟的。
六月,特朗普政府甩出新的敌对政策,要求禁止“军民融合战略”背景的留学生和研究人员进入美国,已经在美国的相关人员也可能面临签证撤销的风险。作为扎扎实实地上了实体名单的“国防七子”(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西北工业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南京理工大学)之一的毕业生,我看到政令的瞬间眼前一黑,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被驱逐出境的画面。
我到处询问同学,老师,甚至公司法务部,但是并没有得到明确的解决办法。
● 楼下为防打砸抢而在门口钉上木板的商店,木板上还画了一个新冠病毒 / 世界说
当天晚上我就做了噩梦,梦见自己坐飞机回国探亲,在国内转机的时候在候机大厅和旁边的本科生闲谈,他咨询我以后想到美国留学,哪个大学的天体物理比较好,我当场笑他,你学天体物理怎么可能进得了美国的门,我一个学土木的,就因为本科学校是国防七子,美国都不让我进呢。
话音刚落我才意识到,完蛋了,我怎么把这个事给忘了,我再也进不去美国了。想到我有一堆事情还没来得及做,我悲从中来,立刻哭了起来,哭到学生吓得走掉,哭到机场空无一人,哭到醒了过来。这个梦过于真实,以至于醒来看到我还躺在自己的床上,好像做梦一样。
七月,特朗普又在推特上高呼:“所有学校秋季学期必须复课!!!”
为了胁迫学校实现他的愿望,他发布ICE新规,要求秋季学期选择纯线上教学的国际留学生不得待在美国,要么转校,要么离境。他还威胁说,如果学校坚持不开学,他将取消学校的财政拨款。
特朗普可是打得一手好算盘,他期待着留学生能向学校施压,把线上教学改成线下,这样学校为了避免大量留学生离境,不得不重开校园。学生复课了,家长也能返工了,经济重开,等到十一月,数据一片大好,坐等连任。至于留学生们的死活,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可惜高校并不买账,特朗普的残酷手段引发了他们的反感。哈佛,麻省理工学院,加州大学等很多美国常青藤大学直接起诉移民局,导致特朗普不得不取消了这个规定。
不过我的命运并未因此触底反弹。
● 家门口酒吧门上的防疫通知 / 世界说
7月中旬,特朗普政府称正在考虑全面禁止中共党员及其家人前往美国,或吊销已在该国的中共党员及其家属的签证并将其驱逐出境,中国军队和国企高管赴美旅行也可能受到限制。我既是共产党员,又是党员家属,双重的身份,全套的保障。史上最惨留学生不过如此,毕业于国防七子,入了党,在美国学STEM专业,还上网课。集齐这些身份,即日立刻获得驱逐出境大礼包一套。
更惨的是,即使被驱逐也怕是很难一帆风顺地离开。不少化学、医学、生物、计算机和物理等领域的中国学生和学者在美国机场被拦截,遭遇长时间诱导性审问,电子设备被没收,通讯设备被控制,唯恐他们窃取美国的知识产权。长时间的小黑屋审讯不但伤害了人的尊严,还影响了健康码的更新,导致很多留学生辛辛苦苦买的机票作废,无法回国。
事事不顺至此,我也慢慢习惯了,接受了。

从焦虑到躺平


疫情在美国爆发的四个月来,我日日蜗居在方寸天地,每天走的最远的距离就是从床到厨房。体重和下巴层数自然随着日子单向递增,以前的裤子再也穿不上(不过反正不出门也不用穿裤子)。之前总觉得上班回家两点一线很辛苦,现在面对着凭空多出来的大量的时间,却不知道做什么。
但我再也不会像之前那样,慌乱无措,白天抱着手机刷机票、新闻和特朗普推特,晚上抓着防狼喷雾和电击器,听着外面游行的动静,彻夜失眠,惶惶不可终日。
现在的我,真的累了。都说时代的一粒灰,压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命运的车轮推着我走到这座山脚下,我又阻挡不了历史的步伐,不如就坦然拥抱变化。我已经卖了股票,退了健身房,停止不必要的消费,时刻做好带着细软撤的准备。
我现在处于三年实习的第二年,计划明年实习期满后就回国。之所以执意坚持做完OPT实习,是因为极度艰困的这几个月时间里,公司给了我极大的温暖和鼓励。
● 公司的休息区,疫情爆发后已经没有人到办公室工作 / 世界说
公司是一家总部在欧洲的科研教育领域的跨国企业。每次公司全球电话会议上,世界各地的同事都跟我嘘寒问暖,对我的境遇表示同情,并主动向我提供帮助。在得知我因为特朗普政府政策面临被驱逐出境的危险时,公司经理主动帮我联系法务部的人员商讨对策。最近几个月因为疫情和中美关系紧张,我面临很大的精神压力,很多同事私下联系我倾听我的诉苦,公司也帮我安排心理咨询师排解压力。
只是公司的美国同事对政治和社会议题比较冷漠,偶尔跟他们分享近期示威者打砸华人商铺引起的担忧,都被他们用冷漠怼了回来。也许,美国政治两极化过于严重,大家都对政治问题避而不谈,以免引起纷争破坏工作氛围吧。
因为这段在跨国公司工作的经历,我并没有因为自己近期在美国的种种负面遭遇而丧失对全球化的信心。毕竟,发展是硬道理,不能因为某个国家搞民族主义其他国家就也要闭关锁国。
我希望有一天完成OPT(如果可能的话)、回到国内后,自己依然能够在一家跨国企业工作,去享受这种各种文化交织在一起、开放包容的工作氛围。
新闻|故事|留学生

排版|鱼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