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反面不是痛苦,而是麻木、被动的生存状态。” | 究竟如何才能获得稳定的幸福感?

KY作者 / 47
编辑 / KY主创们

大家好,我是KY的作者47。

 

众所周知,作者们每天的使命,就是接收来自四面八方、千奇百怪的提问,然后努力答疑解惑。不过最近,我发现大家思考的东西越来越玄幻了……在写完“爱”以及“爱自己”这种人生大命题之后,我又遇到了一个新的挑战——4747,你说什么才算是真正的幸福啊?

 

我:emmm…(陷入沉思)

 

幸福这个词,说起来大家并不陌生,但要真正讲清楚,好像也不太容易。虽然不容易,但却很有意义!毕竟,这应该是大多数人都向往的一种人生状态吧(别否认我不听)。

 

所以今天,我们就来唠唠幸福这个话题。探讨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幸福,以及如何拥有一种更为长久平稳的幸福生活。



01.

常常觉得不幸福,

可能因为你对幸福本身有误解。

 

在讨论真正的幸福之前,我们需要破除一些关于幸福的刻板印象。

 

很多时候,你以为的幸福也许并不是真的幸福,而你所认为不幸的生活,也许夹杂着幸福的千万种可能。

 

通常来说,我们对幸福可能存在着这几种误解:

 

1)“幸福=没有痛苦。”

 

幸福不是没有痛苦,相反,痛苦对于幸福而言有一定的必要性。

 

Brock(2014)指出,体验痛苦可以帮助人更好地感知幸福。一个随时随地都快乐的人往往感知不到幸福,只有当他有负面感受时,才能激发对幸福的觉察。

 

其实遭受痛苦是人生的常态,哪怕是那些幸福的人,也一样会经历许多痛苦。不同之处在于,幸福的人有面对痛苦、解决问题的能力。他们不会因为意外和伤害感到恐惧,并且可以从面对痛苦中获得成长。

 

2)“想要获得幸福,就要不断追求快乐。”

 

幸福里会有快乐的体验,但过度追求快乐反而会适得其反:我们可能会被快乐“奴役”。

 

理性和意志引导我们走向幸福,而感觉和欲望只是把我们引向快乐(Leibniz,2016)。不断追求快乐其实包含了一种功利纵欲的倾向,我们可能会逐渐偏离真实的生活,因为沉溺于刺激带来的快感,而失去追寻更有意义生活的动力。 

 

3)“物质满足和奢侈享受可以带来幸福。”

 

财富与幸福,充其量只是一种较弱的正向关系。

 

不可否认,物质支持可以增加获得幸福和自我实现的资源和机会。但过于重视物质(以及名声和形象等目标),不仅无法满足真正的内心诉求,还会分散我们对真实需求的注意力(Ryan & Deci, 2001)。

 

此外,追求金钱、名声和形象的行为,往往是以从事非自主活动(即会一定程度违背自我意愿的活动)为条件的。强调和夸大这些目标,可能会减弱我们存在的真实感,导致幸福感降低。

 

4)“为了幸福,要消灭负面的、消极的情绪。”

 

消极情绪的存在对于提升幸福感是有帮助的。

 

King和Pennebaker(1998)的研究表明,压抑或隐瞒情绪对心理和身体健康有明显的负面影响,披露和表达情绪对健康更为有益(Butzel & Ryan, 1997)。

 

当一个人遇到严重的生活变故时,如果他可以表达自己的情绪,而不是消灭悲伤,不仅可以调节心情,同时,ta也会因为这份表达获得与他人的连结,更充分地实现自己的社会功能并获得幸福。

 

5)“没有意外、完全稳定的生活就是幸福。”

 

一个幸福的人,长期来看,整体状态是稳定的。但完全稳定的生活不一定带来幸福。

 

在程式化的、一成不变的生活里,人们会因为对所有事情可预测、可掌控而感到安全,但同时也规避了一切情绪(包括积极的、消极的)发生的可能。

 

人区别于其他生命存在的价值之一,正在于我们对万事万物的感知力;这也是我们与世界产生连结的根本。如果为了安全感规避掉所有风险,最终我们只会越来越麻木。

 

02. 

所以,

真正的幸福是什么? 

 

作为一种人类独有的精神感受,真正的幸福有以下四个方面的特征:

 

1)持续的、整体的愉悦感

 

幸福首先是一种愉悦的感受。一个幸福的人必定能感受到从内心深处不断涌现的快乐。弗洛姆指出,幸福与快乐最本质的区别在于:快乐是一时和一事的,而幸福是更为持续和整体的状态。

 

Bradburn(1969)指出,幸福由两个独立且不相关的部分组成: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只消除消极情绪,或只拥有积极情绪,都不会带来幸福。一个没有消极情绪的人,我们无法说ta是幸福的,而真正幸福的人,总体来看积极情绪所占比重更大(Diener, 1984)。

 

幸福是一个包含了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的整体,同时是一种有着相对持续的,总体来说更倾向于积极的体验。


长期来看,ta们的情绪也是相对稳定的。如果一个人频繁出现大的情绪起落,这意味着ta会轻易感受到快乐,也容易遭遇崩溃性的痛苦。情绪稳定不是说回避情绪起落,而是在有喜有悲的现实中,还有足够好的调节情绪的能力。如此,人们可以便可以更勇敢地去拥抱生活的一切可能。

 

 

2)能觉察并遵循一个人的本性去生活

 

幸福包含着一个人本性的实现。当人们的生活与深层价值一致时,就会出现“真我”,这是身份认同的过程。人们也会因为真实地存在着,而感受到强烈的生命力(Waterman, 1993)。

 

 

在违背真实自我的生活里,势必有假装和强迫。而无论取得了怎样的成果,因为没有包含“真实的自己”,我们也难以为之感到喜悦和认同。

 

我们只有知道自己是谁,才会找到自己存在的根本,知道自己的目标和要去往的地方。一个遵循本性生活的人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和价值,并会因为这份真实,找到自己热爱的事,不断追逐。

 

Ta会遇见相近的人,找到个体在这个世界上的定位和归属,而后变得更加幸福。

 

3)具有创造性和意义感的人生

 

真正的幸福是以积极的创造性为基础的。它的对立面不是痛苦和不幸,而是由于缺乏创造性和无成果而产生的沮丧(Fromm, 2013)。

 

没有创造性的人只能不断被动地接受外界的输入,不仅容易被塑造、迷失自我,还会因为害怕失去外在的能量,形成占有的倾向,长期处于没有安全感的状态里。

 

亚里士多德所讲的幸福,指的正是人们能够在活动中,发挥出自身的潜力和功能。

 

这种潜力包括了对他人、对自己、对事物的感知力和互动能力。


在生产性的活动中,人们可以感受到自己是生命的主体,在主动选择行为和创造价值。在能动性的实践下,我们能够破除与他人隔离的屏障,建立起深度的、密切的关系;我们可以感受到自己既与世界融为一体,又维护了自己的完整性。

 

 

03.

那么,如何获得和维持

一种长久稳定的幸福?

 

罗素在《幸福之路》中说道:

 

“少年时,我憎恨人生,老是站在自杀的边缘……如今,我感受到了人生的乐趣。一部分是因为我发现了自己最迫切的需求是什么,并慢慢实现了不少;一部分是因为我终于顺利地驱逐了某些欲望;但最大的原因,还须归功于一天天的更少关注自己。”

 

我们需要关怀自我,但要放弃对自我的过度关注。过度关注自我会把满足欲望看得比一切都重要,从而使人生往单一的方向走去,并因为欲望无法被满足,给自己带来更严重的创伤。

 

从社会层面来看,我们需要剥离比较的倾向。与外界的比较始终是一个威胁幸福的潜在因素。

 

当我们处于优势的一方时,可能会被暂时的喜悦代入虚荣和停滞的状态(甚至歪曲自我的轨迹),而处于劣势一方时会引发更多负面情绪(包括嫉妒、自我否定等)。

 

整体来看,想要获得一种长足的、持续的幸福感,我们需要更主动地投入当下,选择一种更为正念的生活。

 

或沉溺于过去,或担忧未来,大多数人的不幸福其实源于已经发生和并未发生的事。投入当下的生活,反而是我们所缺乏的一种能力。从观察生活开始,感受自己的情绪,感受自己与世界的互动。

 

我们有不断地纠错和创造的可能,并且正走在这条路上。还有什么比这种真实的存在更大的幸福呢?


以上。


点点「在看」,幸福相伴 ฅʕ•̫͡•ʔฅ


不过,也有人会因为这个“当下”的限额不断缩减而感到焦虑。(害,不就是害怕变老吗)。一个小彩蛋送给大家:

 

随着年龄增长,的确会带来许多挑战和损失。但有研究表明,在老年时,幸福感不仅没有下降,而且通常还会增加(Mroczek & Kolarz, 1998)。

 

所以放心的去拥抱生活吧,幸福会如期而至的~


【今日测试】

追求幸福,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本能。

KY测评部根据当代幸福心理学研究理论,研发了【幸福感测试】。本测试可以帮助你从自身评价、外界环境、人际关系情感体验四个层面全面了解你目前的生活满意指数。如果你对目前生活状态感到不够满意,或是想知道怎样提高生活质量、更好地寻求生命意义,可以试试这个测试哦。

 

通过这个测试,你将能够了解到:


我一直不快乐是因为我的生活幸福感低吗?

究竟是什么在影响着我的幸福感?

我要如何才能让自己获得幸福?

👇长按下图扫码,立即进入测试👇

*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也可进入测试

References:

Bastian, B., Jetten, J., Hornsey, M. J., & Leknes, S. (2014). The positive consequences of pain: A biopsychosocial approach.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Review, 18(3), 256-279.

Bradburn, N. M. (1969). The structure of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Butzel, J. S., & Ryan, R. M. (1997). The dynamics of volitional reliance. In Sourcebook of social support and personality (pp. 49-67). Springer, Boston, MA.

Diener E. (1984). Subjective well-being. Psychol. Bull. 95:542–75 

Fromm, E. (2013). Man for himself: An inquiry into the psychology of ethics (Vol. 102). Routledge.

Harris, R. (2011). The happiness trap. ReadHowYouWant.

King, L. A., & Pennebaker, J. W. (1998). What’s so great about feeling good?. Psychological Inquiry, 9(1), 53-56.

Leibniz, G. W., & Vérin, J. H. (2016). Nouveaux essais sur l’entendement humain: Livre I-Avec une analyse de J.-H. Vérin. Collection XIX.

Mroczek, D. K., & Kolarz, C. M. (1998). The effect of age on positive and negative affect: a developmental perspective on happines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5(5), 1333.

Ryan, R. M., & Deci, E. L. (2001). On happiness and human potentials: A review of research on hedonic and eudaimonic well-being.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52(1), 141-166.

Waterman, A. S. (1993). Two conceptions of happiness: Contrasts of personal expressiveness (eudaimonia) and hedonic enjoyment.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64(4), 678.

Tomiyama, A. J., Mann, T., Vinas,D., Hunger, J. M., DeJager, J., & Taylor, S. E. (2010). Low calorie dieting increases cortisol. Psychosomatic Medicine, 72(4), 357.

MacCormack, J. (n.d.). When Does Hungry Become Hangry? 

MacCormack, J. K., &Lindquist, K. A. (2019). Feeling hangry? When hunger is conceptualized as emotion. Emotion, 19(2), 301.


搜索文章/心理测试/招聘/转载

请戳菜单栏


bd@knowyourself.cc

商务合作请洽


mkt@knowyourself.cc

品牌合作请洽



Copyright@2020 KnowYourself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