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角落》爆火,隐藏剧情惹哭2亿成年人:“我被杀了两次,你们都没看到。”

来源:水木君说

ID:shuimujunshuo


一部仅12集的国产网剧《隐秘的角落》,突然在这个夏天开启了刷屏模式。
 
“带你去爬山”的表情包,毫无预兆地火遍了微博和朋友圈。
 
三个十来岁的孩子,在暑假相约去爬山拍照,却无意间用相机记录下了一桩谋杀案。
 
你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孩子们选择报警,将杀人犯绳之以法?
 
不,三个孩子选择用相机里的证据,反过来敲诈了杀人犯30万。
 
没错,这部剧打破了我们一贯对孩子认知。
 
你永远不知道这些表面阳光灿烂的孩子,背后的阴暗面究竟有多可怕。
 
而当孩子们隐秘的角落被猛然揭开时,也给了成年的我们当头一棒:
 
原来每个人的最终归宿,其实都是原生家庭。

坏孩子背后,是隐身的父母
苏珊·福沃德的《原生家庭》里,概括了7种“有毒的父母”。
 
分别是天下无不是型、不称职型、操控型、酗酒型、身体虐待型、言语虐待型和性虐待型。
 
毫无疑问,朱朝阳的父母,应该属于典型的“不称职型”和“操控型”。
 
本剧最大的反转,“最坏的孩子”朱朝阳,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
 
父亲朱永平婚后出轨,在他小学时跟母亲周春红离了婚,重新组建起美满的家庭。
 
当父亲跟后母王瑶生了女儿朱晶晶后,分给朱朝阳的父爱就少得可怜起来。
 
朱永平对儿子开始变得一无所知,甚至连儿子成绩年级第一的事都是从牌友口中得知。
 
可对女儿朱晶晶,朱永平却万般宠爱,细无巨细,这样的对比让朱朝阳心里有了巨大的落差。
 
朱朝阳十分渴望来自父亲的关爱,总是满怀期待地等着父爱的再次光临。
 
但无奈,父亲的长期缺席,让他变成了难得一见的,客客气气的“陌生人”。
 
客气地关心一下他的学习,客气地给他一点零花钱,客气地给他买点东西。
 
然后,只要后母王瑶和妹妹朱晶晶一召唤,父亲立马就又消失不见了。
 
朱朝阳对父亲的每一次渴望,都无奈地变成了失望。
 

而与之相反的是,母亲周春红却因为婚姻的失败,将全部的心血都放在了他身上。
 
朱朝阳就是她的骄傲,就是她的全部。
 
她为了儿子辛苦工作,忙里忙外,甚至为了儿子坚决不再婚。
 
然而,尴尬的是,对于朱朝阳的内心世界,她却并不关心。
 
身为学霸的朱朝阳在学校总是孤身一人,同学都不喜欢他,甚至偶尔对他进行校园霸凌。
 
可当班主任向周春红反映这一情况时,她关心的并不是孩子的感受,只是反复强调成绩。
 
“你只管好好学习,其他的都不重要。”
 
任何时候,任何事情,周春红都会用这句话回应朱朝阳。
 
她总是在不断地跟朱朝阳强调父亲的不尽职,自己的不容易,一遍遍复述着命运的不公。
 
仿佛只要朱朝阳学习好,就能摆脱所有的不幸。
 
而面对这样蛮不讲理却又付出全部的母亲,朱朝阳除了懂事,别无选择。
 
对单亲家庭的孩子来说,最痛苦的不是父母分开,而是家庭破裂之后,爱也变得畸形起来。
 
所以,当父爱缺失,母爱又扭曲的时候,朱朝阳选择了封闭自我。
 
内心的感受不再重要,扮演好“好孩子”就行了。
 
然而,这样粉饰太平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让朱朝阳的心理不可控制地扭曲起来。
 
当他小心翼翼想要拉近跟父亲之间的距离,找回曾经的父子关系时,朱永平却总是视而不见。
 
所以,每一次来之不易的父子团聚,对朱朝阳来说都是再一次沉重的打击。
 
父亲陪他买球鞋,却还没等他试完,就匆忙转身去陪妹妹挑裙子了。
 
当妹妹毫不在意地踩过父亲给他买的新球鞋时,朱朝阳的心态崩了。
 
他终于意识到,原来他执念的父爱,居然早已随着父母婚姻的消亡而消失不见。
 
父亲的解释永远都是在重复“王瑶阿姨不开心”“妹妹还小需要爸爸”……
 
可孩子哪会相信这些敷衍,朱朝阳将一切都单纯地理解为,“是妹妹夺走了爸爸全部的爱”。
 
所以,当朱晶晶高喊着“我要爸爸打死你!”“爸爸说了只爱我不爱你!”时,朱朝阳心里的那根弦终于崩断了。
 
他亲手将同父异母的妹妹从五楼推下,朱晶晶死了。
 
错误无法重来,朱朝阳的人生也开始往失控的方向走去。
 
而作为父亲的朱永平,终于因为他的冷漠和偏爱,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你看,子女就是父母的延续,你给孩子什么,孩子就回报你什么。
 
如果他们都不曾被温柔地对待,那么天真和善良怎么会永远都在。
 
 


每一个孩子变坏时,都挣扎过无数次
朱晶晶的死,已经无法挽回。
 
但朱朝阳的黑化之路,其实完全可以避免。
 
不过可惜的是,父母又错过了他一次次无声地求助。
 
妹妹死后,他以为终于能得到父亲多一点的疼爱,然而他却彻底失望了。
 
父子温情的场面非但没有发生,反而一步步走向了灭亡。
 
妹妹的死招来了后母疯狂地报复,朱朝阳被殴打,被贴大字报,被当众羞辱……
 
但当他想要得到来自父亲的庇护时,却只得到了一句略带歉意的:

“王瑶阿姨的心情希望你能理解。”
 
而当他转头望向母亲求助时,母亲同样没有理解他的无助。
 
“她再来怎么办?”
 
“你又没做亏心事,怕什么。”
 
于是,朱朝阳虽然父母俱在,却像个孤儿独自背负起了整个世界。
 
现实中,又有多少家庭错过了孩子的“求救信号”,将孩子推向了无边深渊。
 
而令朱朝阳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是,最后将他彻底推下深渊的,居然是最渴望握住的父亲。
 
朱永平带着他故地重游,送上昂贵的进口泳镜,让他误以为等待已久的父爱终于回归了。
 
可当父亲试探性地问出,“妹妹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时,一切都破碎了。
 
他失望于父亲,原来真的不相信自己。
 
而当他发现父亲包里藏着的录音笔时,一切都结束了。
 
所有父子亲情的幻想都死在了父亲的背叛下,朱朝阳知道自己再也不是那个“好孩子”了。
 
他被自己的父亲宣判,你是有罪的。
 
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将录音笔放回包里,用“父爱”反将了朱永平一军。
 
精心编织的谎言,努力煽情的语气,居然打动了多年铁石心肠的父亲。
 
谁都想不到,被虚情假意套路的孩子,最终用同样的套路回报了父母。
 
你看,孩子模仿父母,总是精准无比。

孩子的行为不过是在复刻父母的烙印。
 
放弃了父爱的朱朝阳,又再一次从母亲那里领略到了失望。
 
被后母纠缠不休的周春红,一时冲动曝光了与上司的私情,却迎面对上了儿子的震惊的眼神。
 
可还没等朱朝阳消化这一事实,母亲却爆发了。
 
一场“喝牛奶”的戏,让所有观众重返小时候,真情实感的重温了一把窒息的母爱。
 
母亲盯着儿子把牛奶喝下去,不能嫌烫,不能喝慢了,一定要一口气喝下去。
 
她要儿子屈服,要儿子体谅,然而,她其实完全不必如此偏激。
 
这样歇斯底里的方式,反而加剧了朱朝阳内心抵触,他用眼睛无声地反抗着。

 
可周春红却并不理会,而是更加粗暴地用手去擦了儿子的嘴。
 
明明她是个弱者,可她偏偏要在母子关系里做一个独裁者。
 
原本母子相依的场面,硬生生变成了一场亲情的决裂,怎能不让人痛惜呢?
 
为什么父母就是不懂,你如何对待孩子,孩子就会如何反馈你。
 
所以,当医院里周春红再一次声嘶力竭控诉前夫,斥责儿子时,朱朝阳阳果断回击了:
 
你们只在乎自己。
 
你看,你以为孩子什么都不懂,其实孩子什么都懂。
 
他们只是怀着对父母最后的期待,选择了沉默。
 
当父母不再对孩子温柔时,孩子又如何对父母保持善意。
 
于是,一心执着得到家庭温暖的朱朝阳,彻底黑化了。
 
从考试永远年级第一的“数学天才”,一步一步堕落成处心积虑,借刀杀人的“坏孩子”。
 
但仔细想想,朱朝阳是从一开始就是个“坏孩子”吗?
 
不是,他最初不过是一个渴望被爱的孩子而已。
 
当朱晶晶坠楼时,他第一时间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担心“我爸该怎么想我?”
 
这正如剧中另一主角张东升所言:

“你们有没有特别害怕失去的东西?”

“有时候为了这些东西,我们会做我们不愿意去做的事情。”
 
没错,朱朝阳害怕的从来不是犯错,而是恐惧仅剩的父爱也彻底消失。
 
所以,当错误无法挽回,求救的手又被父母甩开时,他选择了彻底堕落。
 
没有哪一个孩子生来就是“恶魔”,只不过是“无心”的父母把他们推向了深渊。

我不是变坏了,只是没有被爱过
这个世界有一条潜规则:大人犯错,孩子买单。
 
朱永平和周春红的错,最终由朱朝阳买单。
 
而另外两个孩子,严良和普普,也早已成了原生家庭的牺牲品。
 
严良比朱朝阳只大一岁,却是个标准的问题少年。
 
而最初提出跟张东升做交易的,正是严良。
 
开口就是三十万,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是在敲诈勒索,反而自觉正义感爆棚。
 
而这样的价值观,全都来自于原生家庭的影响。
 
严良的父亲是一个地痞流氓式的人物,经常跟人打架斗殴进局子。
 
在他年纪尚小时,就因吸毒被抓了起来,再也没有出来。
 
父亲虽然不在了,可严良却沿着他的轨迹在不断长大。
 
不爱读书,喜欢打架,偷鸡摸狗,满嘴谎话。
 
每次遇到矛盾,首先想到的是用暴力解决,深信用拳头可以摆平一切。
 
最终,在与张东升的搏斗中,他死于自己崇尚的暴力。
 
而作为同样是孤儿的普普,也是个被迫变坏的“坏孩子”。
 
她小小年纪,却有着不输成年人的心机,总是能利用自身的优势和弱势来引导对方帮忙达成目的。
 
“对不起,严良哥哥,都是我不好。”
 
她哄得严良带她逃出福利院,为她打架、勒索、甚至拼命。
 
“谢谢你,朝阳哥哥,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她让谨小慎微的朱朝阳愿意次次铤而走险,跟着他们一起做坏事。

 
不仅是对同龄人,对成年人她一样得心应手。
 
泪眼婆娑地假装迷路,就让当了几十年警察的陈警官轻而易举相信了她。
 
而当她一脸天真无邪的对着张东升时,一个创可贴就感化了杀人犯。
 
让张东升心甘情愿被讹30万,甚至为此不惜背上了高利贷。
 
普普的种种表现,绝非一个十岁的小女孩能做到的。
 
不是她说要为弟弟治病需要三十万,三个孩子也不会走上与虎谋皮的道路。
 
所以,有人说,普普才是最让人细思极恐的那一个。
 
但细细深究起来,哪有什么恐怖的小孩,不过是又一段被父母摧毁的童年罢了。
 
剧中对普普的背景交代模糊,但小说中她的身世却描写得十分清楚。
 
母亲重男轻女,眼里只有弟弟,唯一对她好的爸爸,还因为杀了妈妈和弟弟被枪毙了。
 
这样的变故导致了她对身为受害者的母亲充满恨意,却对杀人犯的父亲处处维护。
 
她的是非善恶观是完全不合常理的,仅凭一点,谁对她好,谁就是好人。
 
所以,当朱朝阳对她好时,她愿意为他保守秘密,守口如瓶。
 
当张东升对她好时,她又忍不住开始同情起这个杀人不眨眼的男人。
 
而就是出于这样的同情,她最终死在了张东升的手中。
 
死前的那一刻,她还相信张东升是个好人,因为他帮了自己。
 
父母是孩子最大的命运,尽管我们不愿承认。
 
但一切就像是刻在灵魂深处的烙印,总会在无形中引导着命运回归到最初的伤痛。

致敬每一个被伤害过的孩子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坏孩子,有的只是缺爱的孩子。
 
善良的孩子一旦因为缺爱走向了邪恶,那将非常可悲的一件事情。
 
毁掉朱朝阳的,不是突然闯进他家里的两个孩子,而是不作为的父母。
 
他虽然父母俱在,却如同一个孤儿,在无助地时候只能投靠愿意陪伴他的“坏孩子”。
 
而严良和普普更是悲哀,父母因为犯罪走上了自我毁灭的道路。
 
最终,孩子也沿循着父母的脚步,一步一步走向注定的结局。

 
值得一提的是,朱朝阳的原型恰好是这部剧原作《坏孩子》的作者紫金陈。
 
他的童年跟朱朝阳几乎一模一样,不同的是,他选择让自己不断变强。
 
而等他比父亲强大时,他终于能够跟童年的自己和解了。
 
原生家庭的幸福,能够治愈一个人一生;

原生家庭的不幸,往往用一生都难以治愈。
 
紫金陈是幸运的,可现实中多得是不幸的朱朝阳、严良和普普。
 
这些孩子只能被动地选择接受不幸的原生家庭,无处可逃。
 
这部剧的结尾说“献给童年”,一部犯罪的剧,却说要献给童年。
 
究竟是献给谁的童年?
 
走过童年的我们往回看,也许终于能明白。

 不是献给童年,而是在致敬曾经那个被原生家庭伤害的自己。
点个“在看”给那些被原生家庭伤害过的孩子一点温柔。

作者简介:才华水木君,来源:水木君说(ID:shuimujunshuo),清华人的视角,剖析人间万象。我是水木君,加入我的读书会,每天免费领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