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卖血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540-血浆黑市


作者:酸奶没泡沫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巴基斯坦的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不容乐观,大量的病例确诊数、超快的病例增速以及有限的医疗资源共同给该国的新冠患者救治造成了一个大问题:很多人想治没得治。


可千万不能得病

(图片:Graphixmind.com / Shutterstock)


但等死不是个办法,于是在新冠肺炎患者的求生欲、患者家属的拯救欲、以及第三方的投机赚钱欲的共同作用下,号称治疗有奇效的“康复者血浆”上市了,只不过上的不是正经市场,而是黑市。


 


新的尝试


目前,巴基斯坦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数接近21万,包括7000多名医护人员。更糟糕的是,该国还是世界上感染数字上升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每天新增大约5000例以上。据该国规划部长表示,到7月底时,巴基斯坦的确诊数可能会增加8倍,达到120万人。


虽然只是某些大国确诊数据的十分之一

但医疗资源可能差了百倍

(数据参考:巴基斯坦卫生部)


不断走高的病患数给巴基斯坦的医疗系统带来了巨大压力。巴基斯坦全国各地医院的床位、医疗资源、人力资源都处于紧缺状态,就连首都伊斯兰堡的医院也常常缺乏诸如地塞米松(最近被证明有助于新冠患者康复)及氧气瓶等基础物资。伊斯兰堡最大公立医院巴基斯坦医学科学研究所(PIMS)甚至都因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和隔离病房床位用完,而将危急病人拒之门外。


在3月份疫情不太紧张时还进行了演习

不过如果是设备物资的缺口

演习也并不能改善多少

(图片:A M Syed / Shutterstock)


巴基斯坦医疗专家表示,该国的医疗体系正处于崩溃边缘。而一旦医疗系统不堪重负,就必然导致很多亟需治疗的病患难以得到有效救治。


不过,他们的求生欲望并不允许自己眼睁睁等死,而是促使自己寻找其他能给救治带来希望的方法——血浆,就是最近被他们盯上的救命稻草之一。


就算能住进医院,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也是在等死..

(图片:FRANCE 24 English/ youtube)▼


医学界对血浆作为医治手段的兴趣出现在上世纪初的1918大流感之时,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如今血浆输注已经在SARS和埃博拉的救治中广泛使用。


血浆治疗法背后的原理是,已经严重感染过某疾病并从中康复的患者往往会在自身血液中产生高水平的抗体,大大降低日后感染上同种疾病的可能。所以,其他患者输注康复者的血浆理应也能够增强他们自己的免疫防御能力,因此这种疗法在老年患者或免疫系统受损的患者中可能特别有价值。


血浆是血液通过离心机等处理

血球沉淀后留下的淡黄色液体

(图片:jakkrit Sribaljaem / Shutterstock)


针对本次新冠肺炎的治疗,科学家同样认为,染上过重度新冠肺炎的人能够对新冠病毒产生最强的免疫反应,其血浆能够帮助其余患者抵御新冠肺炎。


不久前《梅奥临床研究》(Mayo Clinic Proceedings)刚好发表了新冠肺炎爆发至今最全面的血浆实验性治疗的实验结果分析,实验中20000新冠肺炎患者从康复者那里输入了血浆并被追踪恢复状态。结果发现,输入血浆治疗的方法是基本安全的(严重不良事件出现概率不到1%),并且患者在疾病早期采用此方法效果可能更好。


相比于新冠病毒的致死率

这个结果完全值得患者去不计代价寻找康复血浆

(图片:https://www.mayoclinicproceedings.org/)


到5月中旬时,美国国立血液病研究所(NIBD)也证实,首位接受血浆疗法治疗的冠状病毒患者已经康复。我国、韩国等疫情修复较快的国家也有血浆治疗的试验记录,结果相对保守乐观。


各国血液部门都在倡议康复患者捐献血浆

(图片:NHS Blood Donation/ twitter)


有了这些好消息,巴基斯坦也于5月开始了血浆疗法的临床试验,并记录参与实验患者的康复情况。


但问题也由此出现。

 


血浆黑市


巴基斯坦卫生部规定,获取康复者血浆时需全靠他们自愿而不能花钱购买,这就导致一个现象——尽管在巴基斯坦的新冠病毒康复者中存在很多适合捐赠血浆的人,但愿意无偿捐赠的人比例太低。


巴基斯坦现在的康复率接近50%

虽然很低,但如果有大量康复患者愿意捐献血浆

还是能对疫情起很大的正向作用

(参考:巴基斯坦卫生部数据)


原因也很简单,他们担心自己刚刚康复,捐献会危害自己的健康,要是不给钱,当然也完全没有积极性去做。


因此,在共计84000名适合捐献血浆的康复患者中,只有不到400人同意捐献,大规模的血浆治疗就成了无源之水。


不过与此同时,考虑到挤破头也难以进入医院治疗的事实,“血浆可能有助治疗”的概念已经被巴基斯坦一些新冠病患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合法途径搞不到,那就只有开“血浆黑市“了。


也有正规的组织倡议康复者捐献

但也没什么效果

(图片: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d_Gtr9P9p5UMKRd6PWpk6ofnJSzo5UNMUasjzV1jq93Dc5IA/viewform)


既然是黑市,那合法执业的医院显然没有参与到交易过程中,血浆交易整个过程的参与方几乎只有患者一方和“捐助者”一方。


一边是非法交易,一边是患者的康复

(图片:卫报 报纸)


和国内微商在微博发广告引流类似,患者一方会在脸书或推特上发布带有“血浆“、“出售”以及地名等关键词的推文,推文发出后往往很容易就能吸引到“捐献者”,双方达成一致后便会一起前往私人实验室提取血浆,最后血浆将被“捐赠”给患者。


正规组织发出的求助信息很少会得到回应

大家本来就不想无偿捐献

(图片:twitter)


当然,这里的“捐献”是有偿的,捐献者的要价一般在20万至80万卢比(约合12000至50000人民)之间。


拉瓦尔品第的一位居民就是从社交媒体上为他那感染重度新冠肺炎的哥哥找到血浆捐献者的。“我们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需要的血浆要求,并表示会给钱,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捐助者。本月初,我们支付了35万卢比(约合21060元人民币 )。”


当被问及是否知道这种行为不合法时,这位居民很坦然地表示:没关系,我的哥哥现在很好,病情好转也已经出院了。我们知道这是非法交易,但它挽救了我哥哥的性命。


血浆,有货,欲购从速

(图片:twitter)


而除了以上这种购买方和捐献方直接联系,有些私人实验室也会参与到血浆交易的过程中,起到中介的作用。


一种做法是,他们同样会通过网络途径找到有意捐赠的人,付钱买下血浆后在社交媒体放上血浆信息吸引买主,继而高价卖出;当然他们也会受买家付钱委托,帮助他们寻找打算捐赠血浆的人,最后促成交易。如巴基斯坦一个患上新冠肺炎的五口之家,就在黑市私人实验室里花了350万卢比买了血浆,再全家集体进行血浆治疗的。

 



两难问题


不过无论采取何种交易方式,这种血浆交易都是在扰乱正常的医疗市场秩序。


根据巴基斯坦2012年的《人体器官和组织移植法》,人体器官和组织的商业交易与贸易在该国是非法的:任何因提供或帮助提供人体器官而付款、收款的人,任何寻求愿意提供人体器官的人,都将被处以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100万卢比罚款。


因此巴基斯坦国家卫生服务部最近已经宣布采取行动,禁止在该国非法买卖血浆——不过大概率又是停在了口头层面。黑市血浆交易涉及伦理与道德问题,还是一种攸关患者性命的疗法,完全从法律层面处理也存在一定难度。


现在并没有确定的治疗方法

而血浆治疗算是现阶段有效治疗方式的一种

(图片:about Pakistan / twitter)


其实这当中最主要的矛盾点在于,对“捐献者”来说,捐献行为一般情况下应该出处于自身的社会责任感和道德责任感,不应该索取费用,但康复者血浆的稀缺性和高需求性使他们的捐献行为脱离了“捐献”的本质。


其中一些捐献者也表示,自己倒不是为了赚钱,他们出售血浆是为了“收回治疗费用”,因为他们在之前的治疗期间花了不少。


舆论也没有一边倒,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


而对购买者而言,黑市购买行为本来违法,但他们在治病救人的强烈意愿驱使下,与“捐献者”达成双边协议,以钱买血,花钱救人,虽然在法律上说不过去,在道德和实用主义上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费用在买卖双方市场的协调下也已经形成了相对公平的行规,铁腕打压难免形成反弹。


所以在谈及调查、甚至取缔血浆黑市的时候,各个部门也在互相推诿,谁也不想做影响别人“治病救人”的恶人。


取缔了这些非法交易者

也没有更好办法去救患者

(图片:FRANCE 24 English/ youtube)


像巴基斯坦联邦调查机构就很清楚血浆黑市交易的存在,但他们还是表示并不会参与打击,同时声称处理这种事是警察的责任。所以即便目前血浆黑市依旧猖獗,巴基斯坦国家层面也并未采取严格立法行动打压。


该买还是得买

(图片:twitter)


比较大的反对声来自于巴基斯坦第二大城市拉合尔。拉合尔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在6月23日向旁遮普输血管理局(PBTA)喊话,要求后者出一份详细报告,内容应该涉及“禁止销售从新冠病毒恢复患者血浆的措施”。不过该喊话尚未得到正式响应。




其实,血浆还不是唯一出现在巴基斯坦黑市的物品。


由于氧气瓶等医疗物资严重短缺,它们也成了黑市的宝物。如配备调节器和支架的6升氧气瓶,售价为23000卢比(约合1383元),12升设备的售价为35000卢比(约合2106元)。而正常情况下两者的价格分别约合361元、722元。


没点资本还真用不上氧气

(图片:Waleeds / Shutterstock)


不过综合巴基斯坦救治情况来看,黑市虽然黑,有时也确实帮助解决了一部分燃眉之急。

参考文献:

https://www.theguardian.com/science/2020/may/28/nhs-to-increase-covid-19-patients-receiving-antibody-therapy

https://www.occrp.org/en/daily/12644-blood-plasma-black-market-emerges-in-pakistan-amid-covid-19-crisis

https://www.news4jax.com/news/local/2020/06/29/donation-center-seeks-plasma-to-help-with-covid-19-patients/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jun/23/pakistan-covid-19-doctors-witness-black-market-deals-in-blood-plasma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health/2020/06/18/blood-plasma-people-who-recovered-is-safe-covid-19-treatment-study-says/

https://www.dawn.com/news/1564770

https://tribune.com.pk/story/2251888/illegal-plasma-sale-thrives-lahore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来自:Waleeds / Shutterstock



END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