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岁林忆莲被小11岁男友劈腿:离开李宗盛以后,你怎么过成这样了?

文|红毛
出处|ins生活原创

前几天,有这样一则情断的消息埋没在武汉疫情的新闻中。

54岁的歌手林忆莲在微博发文,宣布自己和小11岁的男友恭硕良已于去年1月分手。

没有撕逼,没有指责,而是淡然地感谢了过往的美好时光,体面地进行告别。

据港媒爆料称,他们分手原因是恭硕良在分手前就有西班牙混血女友。

三人在三角关系中纠缠了一段时间后,林忆莲选择退出。

犹记得他们公开恋情时,由于年龄的悬殊备受争议,但他们用甜蜜的爱,打消了世人的疑虑。

一起去看演唱会时,林忆莲像个小女人一般依偎在男友的肩膀上,脸上挂满幸福的笑容。

参加《歌手》节目时,林忆莲在台上唱着歌,男友在后面为她打鼓演奏。

只可惜,如今这段维持了8年的姐弟恋还是告吹,不免让人感到意外和遗憾。

这个在爱情里受过伤的女人,本想一个人走,结果一个男人走进了心头,融化了那颗冰冷的心。

只可惜,到头来,在茫茫人世当中,不过是过客罢了。

01

印象中,林忆莲上一次出现在热搜上,还是去年5月。

她和李宗盛同时现身某餐厅,和他们一同的还有女儿。

一别十五载,这是这对“老情人”首次同框,从照片上来看,李宗盛头发已被斑白覆盖,尽显沧桑,林忆莲有些发福,不像当年那般纤细。

曾经亲密无间的二人,在重逢之时,心中的爱恨情仇是否荡起涟漪,我们不得而知,只是看着有些唏嘘。

虽然他们早已分道扬镳,走在各自的道路上,但在许多人心中,始终将他们紧密联系在一起,不能分割。

每次看到他们任何一人的消息,我的耳边便会不由自主地响起那句:“忘了我就没有痛,将往事留在风中。”

时间回到1992年,李宗盛和林忆莲同为《霸王别姬》演唱主题曲相识。

初见林忆莲的那一刻,李宗盛意识到突然来到生命里走一遭的人,总是有原由的,而林忆莲之于他就是爱情降临。

为了表白这份情,他写下《我是真的爱你》。

我初见你

人群中独自美丽

你仿佛有一种魔力

那一刻我竟然无法言语

不论是歌名还是歌词,都是那么直白地示爱。

李宗盛说:“创作的人最大的幸福,就是能把自己创作的歌,交给真正能诠释得很好的人,不只他们等,其实我也在等。”

听到林忆莲的声音后,他觉得自己终于等到了那个人。

都说李宗盛是最懂女人的男人,不然也不会写出一首首令人听得肝肠寸断的情歌,而彼时林忆莲是他最想懂的女人。

感情中最可怕的是什么?无非是在错的时间、错的地点,遇到那个人。

而比起这更可怕的是,明知道是在错的时间、错的地点,连那个人都是错的,却还是要发了疯在一起,无怨无悔。

他们的恋情向世人昭告后,迎接的是铺天盖地的谩骂,因为李宗盛是有妇之夫,他的妻子又是那么的贤惠。

为了丈夫,她搬到台湾,相夫教子,每天都在盼着丈夫回家。

李宗盛曾为她写下《我的未来 我的家 我的妻》,诉说过浪漫的情话:

星期六的晚上你会在哪里

是该陪太太在家里 还是一个人出去

打算找个机会告诉她 我爱你

她自从结婚以后 每天都在问我

哪时候回去

只是,李宗盛背叛了她,辜负了她所有的心血和牺牲。

漫天的指责、沦为令人不齿的“小三”,林忆莲虽然爱,但不堪重负,她决心让一切成为过往,远走加拿大。

她本以为自己的一走了之,会平息这一场纠葛,没想到那个看起来憨厚的男人,却不顾世俗、丢掉一切来寻她。

大门之外,李宗盛站在楼下彻夜诉衷肠,在寒风中苦等了一宿,可屋内的林忆莲始终紧闭着大门。

她并非是不想见他,只是找不到一个能相见的身份。

碰壁的李宗盛,日后将这份经历写成了歌曲《为你我受冷风吹》。

诉说着想念,表达着痴情,彰显着决心。

为你我受冷风吹

寂寞时候流眼泪

有人问我是与非

说是与非

可是谁又真的关心谁

后来,林忆莲回国,发布了新专辑《夜太黑》,一年后,李宗盛和妻子离婚。

其中究竟发生了我们无从知晓,只知道存在于他们感情之间的障碍已全部扫清,就这样在1998年,他们奉女成婚。

谈及爱情,林忆莲说:“爱情是让人充满力量,然后让你愿意去排除万难,无论怎么样受伤,还是愿意去相信的一种事情。”

对于当时的他们而言,爱就是爱了。

若不是心甘情愿、疯狂痴迷,又怎能称得上是爱情。

02

无论他们的结合有多么的被人诟病,但至少对华语乐坛来说,迎来了鼎盛时期。

最好的李宗盛和最好的林忆莲珠联璧合,开启了“李宗盛-林忆莲”时代。

事业上虽风风火火,但感情上却逐渐产生裂痕。他们因才华互相吸引,但彼此都太有想法,不肯互退一步。

这段婚姻仅仅维持了6年,2004年,他们宣布离婚。

他说:我们的爱若是错误,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Sandy……祝你幸福,找到你要的,你认为值得的。

她说:我想我们都很好,做了一些准备,迎接各自的未来,似乎也不那么遥远,就让生命多添一种颜色吧。

为了这份情,曾不顾一切与世界为敌、曾以为可以相守到白头,可最终不过化为曾经拥有。

爱情和婚姻是完全两个概念,爱不爱和在不在一起天壤之别。

林忆莲如罂粟如玫瑰,虽对男人有致命吸引力,但罂粟有毒玫瑰有刺,绚烂自我,不会为了爱情委曲求全。

而这样的女人,即便是再懂女人的李宗盛也难以驾驭,更何况李宗盛还有大男子主义。

针尖对麦芒,也许可以在爱情中共存,但很难在婚姻中共生。

不禁想起《我可能不会爱你》里的一句台词:美满的婚姻,一定是有一个唱歌的,旁边的人帮他伴奏,而两个人都爱唱歌,都要抢麦克风,这样子怎么行呢?

分开多年之后,李宗盛对林忆莲依然恋恋不忘。

2014年,他重现那曲《当爱已成往事》,看到投影出来的林忆莲时,他瞬间哽咽。

2017年,他在现场演唱时,又把歌曲《晚婚》的歌词“我从来不想独身,却又预感晚婚”,改成了“我从来不想独身,我也不想离婚。”

而林忆莲在一次演唱会上,当《至少还有你》的旋律响起,刚开口唱第一句时便泪流满面。

有些人,过了再久也无法忘却,每每想起,都忍不住红了眼眶、心头一痛。

“爱情它是个难题,让人目眩神迷,忘了痛或许可以,忘了你却太不容易,你不曾真的离去,你始终在我心里,我对你仍有爱意,我对自己无能为力…….”

暮然回首,才发现,他们的结局早已在自己的歌中写好。

当爱已成往事,一切都不会再重来。

03

爱情不过是人生路上的一道劫,许多人注定要历经这一劫数,无论过程有多虐心,最后都会砥砺前行。

林忆莲就是这般,从那之后,很少因感情喜形于色,而是安安静静地在舞台上握着麦克风,深情地歌唱着。

每当提起林忆莲,大家习惯性的会叫她“李宗盛的女人”,仿佛她的一切都是李宗盛赋予的。

实际上,真正成就她的并非是李宗盛,而是她的歌声,那份对音乐的驾驭力。

就像李宗盛说的那般:“像林忆莲这样的女人,只听她的声音,便足以爱上她。”

年少不懂李宗盛,长大方知林忆莲,她的歌声伴随着许多人度过无数的夜晚。

唱透了感情,唱出了女人的心声,关于爱情中的喜怒哀乐都在她的歌声里。

一曲《伤痕》被许多人偷偷藏在了歌单里,不愿去听,又忍不住想听。

因为就像这首歌名一样,有些伤痕只适合藏起来,不能示人。

外表的伤痕可以祛除,可心里的伤痕,却很难祛除,所以说,女人独有的天真和温柔的天分,要留给真正爱你的人。

在爱情中,终究要为自己保留几分,能让人忘记伤痕的唯有爱,爱除了来源于别人,也可以来源于自己。

一曲《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林忆莲把女人的落寞唱到了极致。

在歌中女人是那么的脆弱,“善变的眼神,紧闭的双唇,何必再去苦苦强求,苦苦追问”。

又是那么的倔强,“是我自己愿意,承受这样的输赢结果,依然无怨无悔”。

你是真的不爱了,才走得那么决绝,我是真的还爱你,才低进了尘埃里。

一曲《不必在乎我是谁》,把一个女人的寂寞唱得那么通透。

“女人若没人爱多可悲,就算是有人听我的歌会流泪,我还是真的期待有人追,何必在乎我是谁……”

不知,这是多少女人的真实写照,表面上假装不需要关心别人的关心,实际上是那么渴望有一个人能不顾一切的爱自己。

可以软弱,但必须坚强,没人爱的女人最可悲,期待有人追的女人最深情。

也许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

只是不愿意失去你的消息

你掌心的痣

我总记得在哪里

如果有什么歌可以描述自己的爱情,想必《至少还是你》会是诸多人的第一选择,太多人从这首歌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如果说,人世间的纷纷扰扰让人心累,但至少还有你,成为了我人生当中为数不多的快乐,我们好好珍惜,就是相爱的证明。

林忆莲曾说:“音乐是一个很有力量的事情,可以让你抒发情感、情绪,让你忘掉现实很难面对的事情,透过音乐可以让你和自己很好地接触。”

于是她用一首首歌,告诉我们,一个女人要怎样才算真正的爱过,那些痛与恨通通在她的歌声中得到安慰。

每当听到这些旋律,都仿佛她出现在眼前,在一个午夜时分,燃一支烟,抿一口酒,将所有的感情灌入歌词中,却又轻描淡写般的诉说出来。

04

有人说,林忆莲的歌唱得都是女人在感情中的哀愁,想要得到别人的安慰,而她本人却截然不同——

毕竟她是那么的潇洒自如,低调的仿佛消失一般。

林忆莲曾说过:“从40岁开始,觉得特别自在,当了妈妈,失去了双亲,最痛苦的时期都过了,自己的世界也都变得豁达。”

纵横华语乐坛三十年,舞台上是万众瞩目的天后,舞台下也不过是一个随心的大女孩。

会坐在游轮上,享受惬意的时光;

会像孩子一般,因为抓到许多娃娃喜出望外;

会为了拍摄杂志封面,专门学习潜水课;

会精心为自己准备健康的午餐;

会身体力行地从事慈善活动;

……

这样的她,已经不需要爱情和婚姻去证明什么了。

今年林忆莲54岁,对别人来说是朱颜已改、半生已过,对她来说仍是最好的时候。

离过一次婚、分过一次手,却依然那般豁达而明媚。

还记得之前林忆莲出道的时候,总被人骂“太丑”,甚至还动过整容的念头。

然而长得好看是优势,活得好看才是本事。回望这一路,林忆莲虽然有过跌跌撞撞、失落受伤,但也变得越来越好看。

作为歌手,开场要好看,谢幕要好看;作为女人,做事要好看,气质要好看。

岁月对一个女人最重要的祝福,就是活得越来越好看。

即,彷徨失措之后仍然拥有爱与被爱的勇气,痛苦别离之后仍然豁达明媚,不困于情,不乱于心,不流连过往,不畏惧未来。

愿你和我,都能在见过世事沧桑之后,越活越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