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春节,阿里巴巴给武汉捐了10万员工

阿里咋这么多不务正业的员工?这样的员工,再给我来十万!阿里巴巴咋还助长员工这么干?这样的企业,再给我来一打!

这次武汉的疫情严重,
全中国,从个人到企业,都纷纷伸出援手。
来自全球的各方物资也很多
这不,前几天,阿里巴巴就斥巨资包了一架波音747,
来回奔袭2万公里,飞越12个国家领空,
只为买口罩,
最终从南非运了286万只医用口罩回国,
全部免费送到湖北和浙江的医院。
消息一出,网友们纷纷点赞。
这不是阿里在此次疫情中第一次出手了,
此前,阿里就曾开通绿色通道,
把9个省的救援物资直接送到武汉协和医院。
就在前两天,还发动了全国宅在家的吃货们,
解救海南滞销的哈密瓜。
就连武汉动物园里的小动物们,都被盒马承包了。
以至于有激动的网友跑到天猫的微博下面大喊:
确实,捐钱、捐物资的事,阿里没少干,
但阿里干过最重要的事,
不是捐钱,也不是捐物,
而是——
捐员工。
早在阿里官方组织起大规模的支援行动之前,
因为春节假期,回到老家的阿里员工就按捺不住了,
公司还没说话呢,他们就迫不及待地先把自己给捐出去了。
尽管星散在全国各地,彼此间的联系只有一根网线,
但他们都是志愿者。
据说,阿里巴巴内部民间喊出了一句抗疫口号:
十万青年十万兵!
看一看他们这些日子是怎么过的,
就能明白,
哪有什么阿里爸爸、互联网巨头,
不过就是一群急着守护武汉的年轻人。

1

自己的城市,自己守

首先是在武汉的员工,他们离震源最近,感受最深。

在武汉盒马门店做餐饮管理的黄辉,

首先在自己的货架上,发现了疫情的升级——

从后仓拉出装满的小车,还没到货架,东西就被顾客拿完了。 

 

黄辉知道,封城了,老百姓心里恐慌啊。

越是这样的时候,他越不能让货架空了。

他不停地补货,

“只要顾客看到我们一直补货,

就能感受到物资是不缺的,内心也会踏实。”

 

疫情进一步蔓延,大量医护人员奔赴前线。

他们的饮食成了巨大的后勤挑战。

很快,黄辉所在的门店,接到了给医院送餐的任务。

 

盒马员工正在为医护人员配餐

 

医院送餐量大,距离远,

封城期间,送餐的人手也不够。

但病毒不会等待,

疫情每分每秒都在变化,

前线的医护人员还饿着肚子。

 

黄辉决定,自己上。

将自己的私家车消毒之后,他自愿担起了往医院送餐的重任。

怕不怕?当然怕。

但是……

“毕竟还有那么多人没吃饭,等着我呢。”

盒马小哥正在为医院送餐

没有外援?不怕!

留在武汉的阿里人决定:

自己的城市,自己守。

没有军令,就先斩后奏。

没有人举旗,就把自己当作第一杆旗竖起来。

这座千万人口的城市,在经历最初的慌乱后,

越来越多志愿者加入与疫病的战局,

在各个领域中,竭力维持着城市的运转。

 

医疗物资紧缺?

阿里健康的小二每天一睁眼就开始:找药、找货、找口罩。

 

一线医护人员无法回家休息?

飞猪小二就和当地酒店联合起来,为医护人员提供免费住宿。

 

没有人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

武汉的员工就加入接送的志愿者团队。

 

“全副武装”接送医护人员的志愿者们

 

2

阿里的年轻人:争先恐后把自己捐出去

只要是值得做的事,就不愁没有同路人。
在疫情面前,阿里多的是先斩后奏的员工。
一股股细流正在汇成大川。
其中一股细流的源头,是凌晨3点,阿里内网上的一篇招募贴,
标题就振聋发聩——
如果你想帮助武汉,请加入我们!
如果你知道怎么帮助武汉,请带领我们!
 
  
发帖者只是一名普通小二,
他看了一则武汉医护人员的求助视频后决定,
在这个春节,把自己捐出去,
为武汉医护人员筹集医疗物资、解决生活问题。
于是他建了一个钉钉群,作招募志愿者用。
然后他就去睡觉了。
结果一觉醒来,群里已经有了50个人。
他自己都没想到,怎么会有这么多素未谋面的伙伴,
争先恐后地要把自己捐出去。
 
阿里人喜欢讲小而美,喜欢讲价值观,
这些在外人看来不明所以的东西。
其实没那么复杂,
只是在疫情面前,痛你所痛。
尽管谁也没做过,
但大家还是迅速地进行了分工,
很多人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
队伍里有了:
“无师自通的物流专家”、
“不在武汉的本地资源组长”、
“上午对接医院下午采购物资的多面手”。
 
 一位阿里志愿者在家一边协调工作,一边哄娃
 
100多个小时之后,
他们搞到了27万个口罩、600多件防护服,
送到了武汉和周边,
还帮助近2000名一线医护人员,
解决了出行和住宿困难。
这时,志愿者群里已经有200多人了。
 
 阿里志愿者在疫情期间自发行动起来
这是阿里人特有的默契,
只要有想法,就马上去做,
无所谓职级、岗位,
只要值得,自有人跟随。
“一人发起,百人响应”这种事,
在阿里巴巴,太常见了。

 

3

程序员:用代码怼病毒

当阿里员工们纷纷把自己捐到各条抗疫战线上时,
阿里巴巴,这台庞大精密的机器也高速运转起来了,
更高效地把后方每个志愿者的力量捐到前线去。
每一个看似微不足道的力量,
都在一点一点扳回这场抗疫之战的天平。
其中,程序员志愿者把专业技术发挥到了极限。
 
疫情爆发后,恐慌之下,
稍有头疼脑热的人,都觉得自己被感染了,
纷纷涌向医院,
医疗资源不足,医院人满为患,
充满了交叉感染的风险。
怎么办?
 
阿里健康的程序员目犍决定,
紧急升级产品,
招募全国医生在线问诊,
帮病人判断是否需要就医,
避免人们盲目涌向医院。
一位医生身着睡衣,一边带娃,一边在线上接诊。图片来自中国网财经
 
临近除夕,目犍召集已经回家和在路上的同事,
总共十来人,
立刻开始在线工作,熬了个通宵。
终于在大年初一完成了产品升级,
之后几天里,全国共有超过200万人在线问诊,
避免了在医院交叉感染的危险。
 
疫情期间,医院成了高危场所,
快递员、送餐员都有感染风险。
饿了么的高级算法专家闵伟使出毕生功力,
升级了自己研发的送餐机器人“赤兔”,
让它可以长驱直入隔离区。
截止2月7日,赤兔参与的饿了么送餐,
共为全国98家医院送去6.1万份热饭。
 
正在接受消毒的送餐机器人“赤兔”
 
UC的程序员,抱着孩子连夜敲代码,
在浏览器上做出了细化到市级的疫情实时地图;
夸克的产品小二,参与开发一项查询产品,
让人们轻松查到是否曾与感染者同乘高铁、航班,
数百万人将因此受益;
网商银行的程序员连夜加班,
帮助180万处在疫情一线的小店降低利息;
远在山村老家的饿了么小二,
则每天开车上山顶找信号,在线支援前方,常常冻得缩在车里。
 
饿了么小二程卫华每天上山顶找信号,在线支援前方

4

一场波及全球的志愿者大协作

整个春节期间,阿里巴巴公司上下,

从“民间”到“高层”,全都围绕着抗疫忙乎,

十万员工全都扑进了这一件事里。

这在阿里巴巴的历史上,

恐怕只有2003年非典期间有过先例。

 

国内物资紧张,就上国外找

南非、俄罗斯、印尼、韩国……

只要有口罩的地方,

就有阿里志愿者的身影。

有时为了抢时间,还请来警车开道,

护送口罩去机场。

 

印度尼西亚,警车为运往中国的医疗物资开道

 

这场由阿里志愿者发起,

波及全球的救援采购行动,

将为疫区送去数以千万件计的物资。

这是一场跨越地球的接力赛。

奔袭数万公里,飞越十多个国家领空,

只为买口罩。

口罩落地之后,这场接力仍在继续。

从机场开始,

菜鸟的志愿者通过绿色运输通道,

协调全国运力,让物资高效准确抵达最需要的地方。

阿里小二从韩国采购的物资抵达中国

 

在高速公路到不了的地方,

外卖、快递志愿者成了毛细血管。

盒马、饿了么的小哥们穿街过巷,

把外卖、物资和希望,送到千家万户。

 

来自阿里云、钉钉、阿里健康等部门的志愿者,

用技术搭建远程问诊系统和疫情地图,让信息更透明,减少恐慌。

 

还有更多志愿者,自发或组织民间团体参与救援。

他们共同拼成了一张,足迹遍布全球的抗疫地图。

这支由普通人组成的志愿者队伍,

主动寻源39个国家的数百厂商,

有效采购订单遍及31个国家,

将物资直送湖北、浙江、安徽3省的18家医院,

其中10家医院位于湖北省武汉市。

 

在武汉的18家盒马门店不打烊,不涨价、货架不空,

对武汉的重点医院医护人员免费提供一日三餐。

饿了么联合406家品牌商户,

向全国65家医院送出42000份爱心餐。

 

在阿里巴巴的平台力量下,

一条条瘫痪的农产品供应线正在恢复,

海南的滞销水果终于可以跨过海峡,发往北上广。

20项扶助中小企业的措施也已经推出,

以帮助中小企业挺过疫期。

 

要是再多来几家这样的企业,

一起助长员工“不务正业”之风,

这场抗疫之战的胜利,应该能来得更早一点吧。

 

5

再回到武汉

让我们把目光转回这一切的起点——
武汉。
 
封城之后,繁华、喧闹的武汉一夜间静了下来。
往日拥挤的道路也变得空荡。
但仍有一群人,
日夜穿梭在这座被按下暂停的城市里。
 
尽管远离家乡,但这也是他们的城市,
他们熟悉这里的每条街和每个入口。
他们选择留下,担当起这座城市的基本维持工作,
并等待它的重启。
 
来自河南的饿了么小哥赵彬,
一直用镜头记录着武汉的街头,
“感觉送单像是在旅行,每天就不会太累。”
 
 赵彬和他的电动车自拍
他记下那些为生活奔波的身影。 
 
也记下那些有趣的瞬间。
 
 
有时主角也可以是狗。
 
 
他说他喜欢拍那些在街头睡着的人,无论是车后座上的孩子。
 
还是熟睡的修路师傅。
 
 
他也拍自己的饿了么兄弟,他们会在等单的时候嬉戏玩耍。
 
这些镜头里的瞬间,共同构成了那个有烟火气的武汉。
 
 
赵彬也没想到,疫情会来得这么快。
 
 
街上的人们都戴上了口罩。
 
 
再后来,他再想拍在街上睡觉的人,就只能拍医护人员了。
 
一天晚上,赵彬一个人骑着车行驶在马路上。
街道空空荡荡,
他掏出相机,想记录下这一刻武汉的冰冷和孤独,
眼泪没控制住,掉了下来。

 

谁不想念那个熙熙攘攘的武汉?

 

赵彬想,等疫情结束了,

大家都从房子里跑出来庆祝的时候,

他一定要拍下陌生人拥抱在一起的照片。

 

前几天,在中华门码头,

他看见一个男人带着狗在冬泳,

他举起相机按下快门。

“看着真冷啊,可是我心里又觉得,

有这股气在,武汉人,不会输。” 

 

赵彬镜头下,冬泳的男人

 

刚刚过去的春节里,这个喜欢街拍的外卖员,

也把自己捐给了武汉。

 

愿春暖花开时,照片里的人们都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