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看武汉人的朋友圈。”

文| 末那大叔
出处| 末那大叔(ID:monadashu77)
“谈生活太奢侈了。
有些时候,光是活着,就已经拼尽全力。”
武汉一位老人,为了给已确诊的儿子要到一张床位;
独自在医院守了整整五天五夜。
当儿子终于送进病房,老人要来纸笔,给儿子留言:
“要活下来。”
这位老人90岁,而她的儿子,65岁。
一开始,儿子住在发热门诊,老人寸步不离地在病床边守着:
整整五天不睡觉,饿了就吃方便面。
“我已经90岁了,早已经看透生死;
但如果要带走你,我不允许。”
01
这场肺炎,让我们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众生皆不易”。
武汉市民张弛,家就离华南海鲜市场一公里;
感觉到身体不舒服,去医院做CT。
3点去,10点才回。
后来的几天,症状反反复复,去好几家医院都没有确诊;
又不敢回家,怕万一是新冠肺炎,传染老人孩子。
酒店都要测体温,发着烧的他住不了。
站在街头,无处可去。
他一脸无奈,说:
“把我关起来都可以,我不知道还能去哪里。”
疫情阴影下,我们不知道:
还有多少个生病了没有确诊,有家不敢回的“张先生”。
正如一位笔者所言: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被山压着的,不只是生病的人,也包括那些没有被感染但被“株连”的人。
是被裹挟在这个时代里的每一个人。
大过年,老大爷冒着疫情出街卖糖葫芦;
便宜到一元一个,可惜街上没有人。
卖菜的老大爷,买不到口罩;
可是菜在地里,再不卖就坏了。
关键时刻,你问要钱还是要命;
可是,对有些家庭来说,没钱就等于没命。
大年初六,抱着孩子在寒风刺骨中摆地摊;
虽然街上一个人也没有,但能等到一个是一个。
哺乳期妈妈,孩子才四个月大;
身为一线警察的老公,大年三十晚上下班,初三就回到岗位;
还是防疫专项工作组。
担心老公,又怕老公回家把病菌带给孩子。
只是想简简单单过个年,也是奢望。
疫情当下,没有谁的生活是容易的。
“民间众生相”不是一个概念,而是一个个具体的活生生的人。
那些卖不出鸡鸭、水果、糖葫芦的人;
那些一个月不开店就交不起租金的人;
那些看不上病,没有床位的人……
小时候听长辈说,活着是为了更好地活着;
现在才知道:
有些人活着,只是为了活着。
02
一条寻求床位的求助微博下,有人回复道:
“我家人今天下午已故了,不知是否会多出一个床位。
妹妹打电话问问吧。”
江苏江阴,73岁的徐阿婆,拿着攒的9000元想捐给武汉。
村支书考虑到阿婆捡垃圾赚钱很辛苦,就婉拒了她。
没想到阿婆急得掩面大哭。
我知道她想说的是:
这是救人的钱。
83岁拾荒大爷匿名捐款一万元抗疫。
网友知道后很感动很心疼,便众筹一万元还给了大爷。
没想到大爷收到钱后,又辗转到银行把钱捐出去了。
“如果非要写名字,就写‘知恩者’吧。”
河南南阳一村民,得知医院的消毒酒精匮乏,便用自家的酒提取酒精。
耗费了2吨黄酒和1吨白酒,提炼出600公斤酒精;
无偿捐献给抗疫一线。
没有什么豪言壮语,既为中国人,便为中国人。
还有一心支援、不求回报的他们:
浙江一市民骑车到派出所门口,扔下一箱N95口罩匆匆离去。
宁波一市民骑着电动车到消防大队;
偷偷放下6箱梨和一大袋口罩。
南京一快递小哥,在疫情发生后送500只口罩到派出所。
随后拿出800元钱想要捐款,听到民警让他登记,他转身走了只留下一句:
“我不用留信息了,我相信你们。”
山西一市民,在路上开车拦住出警归来的消防车。
消防员以为是附近有警情;
下车后才发现是好心人送来了300个口罩。
河北邯郸一派出所门口,民警收到了2包口罩、手套加一张纸条。
纸条上稚嫩的字迹写着:
“亲爱的警察叔叔,这些口罩送给您;
只有一包,请您收下。”
浙江杭州一口罩厂,赶工制作口罩人手短缺;
妇联和镇政府发布招募后,近200名志愿者无偿支援。
90后情侣5天辗转马来西亚、印度;
背回2万只医用口罩和200个护目镜;
无偿捐助给武汉市第九医院。
03
灾难面前,最容易看清人性;
也最容易看到人们内心深处的善良。
这场灾难无人幸免;
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想办法“幸存”。
这些普通人人性的微光,以及想要好好活下去的顽强意志;
就是最好的“特效药”。
《喜剧之王》中有一个场景:
张柏芝说:“看,前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周星驰说:“也不是,天亮后便会很美的。”
事实上,它已经亮起来了。